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仗剑万里 第一百零一章 中有千千结

2020年02月15日 栏目:旅游

仗剑万里 第一百零一章 中有千千结穆凡坐在云海上,心中同样纷乱如麻。从第一次见到花月清,他的直觉就在告诉他,他一定在某事某地见过这

仗剑万里 第一百零一章 中有千千结

穆凡坐在云海上,心中同样纷乱如麻。

从第一次见到花月清,他的直觉就在告诉他,他一定在某事某地见过这个女子。

尽管从道理上说,他们两个人在不同的地方生活,根本没有碰面的可能。

这段时间以来,他的身体情况不断好转,再遇到花月清时,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一声呼唤惊醒了陷入沉思的穆凡,这声音他听了很多次。

桑儿不知何时到了他的身后,正御剑向他飞来。

穆凡收起心中的烦忧,他笑着招了招手,说道:“我刚才去玉霞山找你了。”

桑儿笑道:“我也去找你了,可是没遇到你,倒是遇到了你屋子里的绝色侍女。”

穆凡有些尴尬,他想了想,既然自己已经决定和桑儿说明身份,到时也会说明小婉的身份。这样一来,也就没什么可尴尬的了。

他飞到桑儿的身边,贴着耳朵说道:“桑儿,我有要事要和你商量。”

说完后,穆凡御剑飞向念素山,只有到了亿华阁他才有胆量说出自己的秘密。

隔墙有耳是老祖宗总结出来的,他一直觉得这个词非常有道理。

桑儿见穆凡一脸严肃,意识到事情一定非常重要,连忙跟了过去。

到了穆凡的房间后,穆凡发现小婉不在房间里。他相信桑儿不是不分青红皂白的女子,并不担心桑儿会伤害小婉。

穆凡坐到桌子旁,认真道:“我打算和你坦白身世。”

桑儿有些迟疑,穆凡和他坦白,她是否要继续隐藏自己的身世。

“我是云港穆家的嫡子,穆家的第一继承人。”

桑儿本打算坐下,听到穆凡的话后,呆立在当场。

她回想起自己当初隐瞒身份时,用的假身份就是穆家人。她有些哭笑不得,原来从一开始,她就被穆凡识破了。

穆凡继续说道:“我第一次见到你时,就已经知道你是在假冒穆家人。原来我还有些纳闷,不知道你为什么敢顶风冒充穆家人。直到前段时间发生了一些事,我才知道其中的原因。”

“你知道我的身份了?”桑儿刚才的为难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淡定从容。

她是北华林帅之后,是东泽国的头号大敌,但不是穆家的敌人。

穆家前段时间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现在隐藏到暗处,时不时的有所活动。

穆家和玄门是敌人,玄门和东泽朝廷有合作也有暗中角力,但总体还是合作更多。穆家和东泽朝廷的关系不明,但绝不会好到哪里去。

桑儿是一个聪明女子,当然知道穆凡不会因为国仇和她断绝关系。

既然最担心的事情没了,还有什么能阻挡她的爱呢?

“北华国林帅之女。你本名不是穆桑儿,而是林桑儿。”穆凡捏了个糕点吃了一口,对桑儿的真实身份并不在意。

桑儿走到窗边,打开窗户,云雾从窗户钻进来,穆凡的房间宛如仙境,桑儿也像仙境中的仙女。

“东泽和北华休战,双方的关系有所回暖。我假装自己是穆家人,就算被抓到了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东泽只会把我接到驿馆,找个时间把我送回北华。”桑儿趴在窗户上,“家父对穆爷爷非常推崇,时常谈起老人家的英明决断,所以我扮成穆家人,被识破了也能混淆视听,为穆家转移争取时间。”

穆凡不由感叹,桑儿真是一个聪明女子。当时匆匆假冒身份,她却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想出一个这么好的办法。

穆凡站起身,从后面抱住桑儿,贴着她的耳朵说道:“当时我怕我穆家人的身份会让你陷入险境,所以一直没有跟你说。”

桑儿也柔声道:“我害怕我说出我的身份,你会因为我父亲的原因,和我彻底恩断义绝。”

想想他和桑儿一起隐藏身份的日子,穆凡就忍不住的笑出声来。他们像两只刺猬,抱在一起却害怕会伤害对方。

“你说,是不是上天不让我们分开?”穆凡笑道。

桑儿也笑道:“当然了,万幸我们不必因为上一辈的事而发愁。”

“对了,你身边的那个丫鬟是怎么回事?”桑儿好奇道。

“她是小婉,是我的贴身丫鬟。”

“她从什么时候开始服侍你的?”

“我五六岁的时候,爷爷就买下了她,到现在已经有十多年了。”

桑儿微微点了点头,已然对小婉与穆凡的关系有所判断。

女人在这一方面的感觉很准,桑儿看得出来,小婉是非常喜欢穆凡的,只不过在拼命掩饰罢了。

“十年了!”桑儿心中暗叹。

她不知道如何和小婉相比,十年的形影不离,她如何才能胜过小婉和穆凡的十年。

论爱的深浅,桑儿不敢说自己比得过小婉,一个女子能默默守在一个男子身边十年,这一点,她认为自己是做不到的。

山顶,演武场中,小婉持剑立在中央,汗水从她的脸颊滑落,有的流进她的嘴里,咸咸的,一点也不好喝。

她最不希望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少爷有了心爱的女孩。

她的理智告诉她,这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但眼泪骗不了自己。

深呼吸几下,小婉身上黑气聚散,收放自如,比起昨天已经有了很大进境。

她身边不远处趴着小花猫,如今小花猫已经有了名字。小婉起得,名字叫棉团。

棉团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斜着脸看着小婉。它感觉到了小婉内心的痛苦,掉头要离开演武场,它要给小婉报仇。

罪魁祸首是那个刚才过来的女子,自从那个女子过来后,小婉就一直开心不起来。它要抓住那个女子,然后把她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叶峰随意一脚,把快要跑出去的棉团踢了回去。

棉团龇牙咧嘴,作势要扑上去。待看清踢它一脚的人后,它又失去的冲过去的勇气。

叶峰提着棉团的耳朵,说道:“以后不准对林桑儿出手,听到了吗?如果你敢不听话,我就把你做成烤肉,估计烤出来的油脂能多让我多活个百八十年。”

棉团蜷缩成一团,看样子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叶峰随手一挥,小婉身上的黑气立刻消散,身体再运不了半分真元。

“喜欢他吗?”叶峰认真问道。

“喜欢又有什么用?”小婉自嘲的笑了笑。

叶峰正色道:“你知道穆财为什么要让你做他的贴身丫鬟吗?”

“为什么?”

“因为他打算让你做他的孙媳妇。”

小婉黯淡的眼光突然明亮起来,“真的?”

她有些难以置信,这个惊喜实在太突然。

叶峰笑道:“喜欢就去努力,有他爷爷的支持,你未必没有机会。更何况穆凡和你相伴十年,在他最痛苦的时间里,陪伴他的人是你。”

小婉难掩心中的喜悦,她连连感谢叶峰。

叶峰摆手道:“你是故人之女,我算起来也是你叔叔辈的人。虽然实际年龄可不是叔叔辈该有的,我作为一个长辈,关心一下你不是很正常的吗?”

“叶前辈有喜欢的人吗?”

叶峰呼吸一凝,小婉不经意的一句话好像直刺他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良久,他长叹一声,怅然道:“曾经有过,现在……没有。”

小婉意识到自己的话可能勾起了叶峰的伤心事,轻声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

叶峰笑道:“没事,要是她的孩子生了下来,如果是女孩,估计和你差不多大吧。”

他虽是笑的,但嘴角的僵硬却无法隐藏。难以想象,这个叱咤风云的大人物也会有这么脆弱的时候。

小婉不敢再乱说话,叶峰言语间,那个他曾经喜欢的女子恐怕已经遭遇不测。

叶峰指了指胸口,说道:“当年我可比你大胆多了,管她有多高傲冰冷也敌不过一颗温暖的心。”

他迈步离开,刚才成功的开导了小婉,接下来要忙一些关乎生死存亡的大事了。

成则剑宗彻底摆脱颓势,去除玄门暗中安插的内奸。败则逃离剑宗,再难找到改变剑宗的可能。

小婉目送叶峰离开,随后她低着头暗下决心。她愿意用一生陪伴少爷,等待少爷转身的那一刻。

“我不要轰轰烈烈,只要一生相随。若能相伴一生,名分什么的有什么重要的。”

小婉抱起棉团,笑问道:“你说对不对?”

棉团慢慢恢复活力,它好像非常害怕叶峰,生怕叶峰会吃掉它。

它听到小婉问它话,又看到叶峰已经离开了,这才点了点头。

……

……

叶峰坐到一张椅子上,此刻他的房间变成了议事的大厅。房间里悍闵,蒙正以及卢慧心正襟危坐,一个个都神情严肃。

叶峰首先开口说道:“林桑儿的事你们也都知道了,剑宗里不但有玄门的内奸,还有老鬼他们的人。看似密不透风的剑宗,现在已经千疮百孔了啊!”

卢慧心说道:“我手下的人绝对可靠,她们从小就跟我,绝对没有出卖我的可能。”

叶峰顿了顿,说道:“老鬼的事还不算要紧,但是以后也要慢慢拔除掉。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如何找出玄门的人,将他们一打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