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十七国星海志 1.19 天下分石

2020年01月17日 栏目:旅游

十七国星海志 1.19 天下分石中州历三二五年冬,焱幼主借道渊国,于墨国密会其余十四国来使,共谈伐石之谋,除森国外,皆呼应。同月焱业夜

十七国星海志 1.19 天下分石

中州历三二五年冬,焱幼主借道渊国,于墨国密会其余十四国来使,共谈伐石之谋,除森国外,皆呼应。同月焱业夜袭,石大将解匀于焱国境内受俘,部卒皆降。

“石国无道,里应宏亲王谋害我父,多亏渊王仁厚,出兵相助,除了反贼。”焱炎入了军帐便直奔主题。他环顾了圈沉默不语的帐内诸将,眼含泪光接着说,“这次我暗里起文邀诸国共伐石国,得到了非比寻常的效果,石国国强而兵盛,很是不讲道理,诸国对此早就见不惯了。”

焱炎叹了口气接着说道,“诸国主听闻石王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阴谋毒杀之举,甚是愤怒,此前我与渊离哥刚从墨国归来,会见了墨王与其余十三国使者,除了森国说天下太平不易,不愿发兵动干戈,其余诸国皆愿出兵。”

军帐内,贾嘉烤着火,低头盘算,忽然间他眼中闪起了一丝精光,看了眼坐于焱炎左手边的渊离,意味深长,渊离见贾嘉看他,回了个微笑。

“全仗在场诸位辛劳,尚未战,石国便去了十万大军。”焱炎伸出双手,坐着朝座下众将士,深深施了一礼,惹的在场所有焱将,一阵不敢当。

“焱业在此谢过诸位叔父哥哥,不以新王的名义,仅仅是为人子,见报父仇大望在握,发自心底的感激以命相助的各位。”焱炎站起又是一礼。

在场的都是长年驻守边疆的战士,青壮派似贾嘉,焱业,皆是出自焱乘提拔,情感自不用说,更有老一辈的,加上焱炎已经守了焱国三代国主,见焱炎礼数真情,仁孝至尽,心内皆是感慨,此前因为石兵压境,控制下的情绪也被激化,为焱乘报仇的怒火与决意空前高涨。

“石国这帮畜生,他凭什么刺杀我王。战他,我来先锋。”有一老将名季休拍桌子大喊道,他如今已六十有余,本早该到退伍的年纪了,可偏偏不愿离开军伍,正是一个守了焱国三代的老臣,脾气很是火爆,焱业初来时也是他闹得最凶。

“休叔你先不要激动,让焱王把话说完。”焱业示拍了拍他,示意道。

“多谢季公公。”焱业见季休虽然凶狠,但透露的却是真情实意,眼眶更红了,他小时候见过季休几次,连自己父亲都得叫他声季叔,老头是个倔脾气,父王每次见他都为他着想劝他早日回家休息养老享乐,可他偏偏不听,生起气来还扬言父王虐待老臣,有几次还欲要跑去先王坟墓前长跪,搞得焱乘后来只好把他留了下来。

“石国谋害义父时,这丈便已是铁定了要打,只是石国毕竟强大,此事还需要从长计议”焱业看了看贾嘉,见他并无反应,问到了正题。

一直沉默不语的渊离笑了笑开口,“石国兵强,今日诸位却以少破敌,石国势众,却已去十万,为焱国降卒,更何况此次发兵,天下皆围。”

“渊离王子有何高见。”贾嘉抬起了头,看着渊离,声音很冷。

“双拳难尚难敌四手,何况加上我渊,焱二国总计十五国共同发兵围杀,我闻石国兵多,却也不过五十万之众,更何况,之前相约每国派兵五万,已多出他半倍余,如今已去十万降卒,七十五万大军压境,石国不过螳臂挡车”渊离看着贾嘉曝出了之前盟约时谈妥的分工。

“行军打仗并非只看兵力悬殊,此次解匀战败,也只是因为贪功而冒进,石国善领兵之人更不止他一人,我们纵然结盟与另外十三国,占据兵力优势,却也只是临时组建,各自为营,捆绑于利益,并非同心。”贾嘉拜了一拜渊离,接着说道,“表面上我们虽优势看起来很大,可诸国间貌合神离,实际上与石国之间是强是弱,难说啊。”

一干将士听了贾嘉的分析纷纷点头,十七国间虽然有贸易通商互相联系,可本质上依旧谁也不服谁,用利益捆绑,也可以用利益压制。

贾嘉,又一抬头问道,“敢问渊王子,打下石国之后如何分之?”

渊离笑了笑,敲了下桌子,回答道,“克镇者得镇,破城者得城。”

“那岂不是说,大至一城,小至一镇,都可能会引起几家分食不均,倒戈相向。”贾嘉看了眼渊离,他心内不好的预感渐渐清晰了起来,渊离是想要天下大乱啊。看上去是分石,可分掉的是人心,太平啊。

“十五国结盟,自有盟约制肘。”渊离笑道,“贾军师,心思缜密渊某实在佩服,定然再派人只会下其余诸王。可既是联军若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如何伐石?再者说,贾军师这话尚好只是在焱国境内谈起,不然,放大了说是蔑视诸王威严,往小了说是霍乱军心。我渊国与焱国交好,此言我自不会外传,以后还请军师谨言。”

“你。”贾嘉皱着眉头,他只觉得胸口有股子郁闷之气无法发挥出。看破了他的计谋有什么用,如今十五国结盟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了,自己与他身份悬殊,他随时可以用身份压向自己。

贾嘉叹了口气,“以方向来看,我焱国与渊国墨国,应该是同一行军路线,还有劳渊王子多多包涵,焱国此前刚大战一场,虽有士气,可却也动了些元气,需多多倚仗了。”

“我有一计,无需耗费多少兵力,便可先破几城,夺得先机。”渊离笑着看了看貌似服软,却话里藏话的贾嘉说道。

“你想用谁当饵?”贾嘉握紧了拳头,气得几乎有些发抖,渊离,十几年了,你依然这么阴险,若非焱王,我这辈子都不屑与你同堂。

渊离并未睬他,只是从焱炎边上站起,径自走向下席的焱业微微一拜,“业将军,还需劳烦你再加演一场戏了。”

焱业看着一边默默摇头的贾嘉撤回了目光,严肃的问道“此计可报义父之仇否?”

“就看将军可忍多大之辱了。”渊离施了一礼。

贾嘉御要阻拦,可焱业一把托住渊离,反倒是自己一跪,“还请渊王子赐计。”

阜阳市第七人民医院怎么样
青岛401医院怎么样
甘肃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莱芜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邢台治疗龟头炎方法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