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

云南民族大学原党委书记受贿数百万交学生保

2019年07月03日 栏目:体育

云南民族大学原党委书记受贿数百万交学生保管甄朝党犯罪事实浮出水面 数百万元赃款由两学生收受保管在建设项目、同事升迁为他人提供便利,得

云南民族大学原党委书记受贿数百万交学生保管

甄朝党犯罪事实浮出水面 数百万元赃款由两学生收受保管

在建设项目、同事升迁为他人提供便利,得利者送房子指标、送轿车,用纸箱送钱,CD包和烟里夹钱

图为甄朝党在庭审现场

云南民族大学党委原书记甄朝党落马,成我省(云南)改革开放以来,教育系统级别、职称、学历、涉案金额的落马官员。

昨天,伴随楚雄州中院审判长敲响法槌的那一刻,这位昔日的大学党委书记背后,一个个不为人知的犯罪事实浮出水面,他被指控非法收受现金711万余元,欧元1万元,别克轿车一辆,共计涉案746万余元。在被指控的11起犯罪事实中,8起涉及新校区建设项目,其中涉案金额的是云南民族大学呈贡新校区科技实验楼、文科教学楼等建设项目,收受贿赂300万元。

案件中,更让人瞠目的是,他的两名学生,成了他鞍前马后的“马仔”,受他委托,这两名得意门生多次负责与送贿人对接并保管贿款,直到案发前,数百万元的受贿款依旧由这两名学生代管。甄朝党说:“这些钱我一直不敢用,直到案发这天,我一直在思考,这笔钱究竟该怎么处理。”他落下了悔恨的泪水:“我对不起这两名学生。”

本案将择期宣判。

犯罪事实

依照检方指控,甄朝党的犯罪事实主要集中在该校呈贡新校区的建设项目、帮助单位3名同事升迁以及提供他人入学便利。送房子指标、送轿车,在厕所里送钱,用箱子送钱,CD包里夹钱,烟里送钱等。纵观他们之间的非正常交往关系,这些送钱行贿方式让人瞠目。

[1][2][3]下一页收钱收到自己都记不清

经云南省高院指定管辖,此案由楚雄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上午10时,该院在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

戴着冰冷的手铐,在两名法警的押解下,甄朝党被带上了审判席。他身着一件短袖衬衣,戴着一副黑色眼镜。庭审中,他思维清晰,回答干脆利落。

甄朝党于2005年11月担任云南民族大学校长,2009年7月被任命为该校党委书记,而检察机关指控他的犯罪事实主要在2006年至2013年期间。由于时间跨度长,法庭上,甄朝党说,他只记得部分犯罪事实了。

选择向组织主动交代

在甄朝党的口中,收下这些钱后,他内心一直在斗争,他担心影响到家人、亲人、同事和两个鞍前马后的学生。他一直在思考要把这些钱交给组织,既然自己犯错了,就由组织来处理,他愿意接受组织的处理。

直到该校两名正处级干部被双规,甄朝党再也坐不住了,选择了向组织主动交代自己的罪行。

谈及自己的孩子,他几度哽咽落泪。孩子在外国留学,他没有去看过一眼,而如今却坐上了被告席,由于情绪激动,他一度说不出话。坐在旁听席上,也能听见他的哭泣声。审判长问他要不要休庭缓解一下情绪,他表示不需要。

“有事叫他们找两个学生”

“收钱这个问题上,我确实错了。”甄朝党称,这些工程项目都经过了正常的招投标程序,他对工程的质量要求一直都很严格。“我没有权力决定那家中标,我也很少参加评标,也记不清自己给那些公司评过标。我收钱和不收钱,其实结果都是一样的。我没有为这些公司在工程承包上作出什么努力。”在甄朝党的口里,这些人给他送钱,或许是一种默契和行规。他没有主动向这些公司、向这些人提出要钱,这个事情是很随意的事情。不过,他承认,自己确实说过叫这些人去找自己的两个学生。

提前勾兑拿项目 感谢费300万元

2007年12月,云南某建设公司经理李某,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时任云南民族大学校长甄朝党,他向甄表示想承做该校呈贡新校区建设工程项目。一周后,李某约甄吃饭。席间,李某承诺,如甄能帮他们公司获得项目,可以给他中标价2个点作为回报。

2008年1月,该校呈贡校区行政楼和科技实验楼这两个项目招标公告发出后,李约他见面,李问报那个项目合适?甄说:“报科技实验楼吧。”

在李看来,有了“甄领导的明确指示”,他觉得拿工程肯定没有问题,于是将事先准备好的装有50万现金的黑色电脑包放到了甄的车上。他对甄说,“这是一点心意。”

在资格预审前,李通过短信把准备参加资格预审的4家建筑公司名称告诉了甄。在甄的帮助下,这些通过提前“勾兑”的建筑公司顺利通过了资格预审,并终中标。

依据指控,甄与李某的“私下”经济往来持续到2009年。主要涉及:该校呈贡校区4个项目。在这些项目合同签订过程中,甄4次共收受300万元。其中,他安排其学生黄某代收170万元,另外一名学生杨某代收80万元。事后,他不敢自己保管,包括自己收的50万元,全权交由黄某代管。

一纸箱抬来140万元 两学生跑腿收钱代保管

学生黄某和杨某成了甄为重要的两个人物。他们专门负责为老师跑腿,代收受贿款。被告人只负责让学生和这些行贿人搭上线,告诉行贿人学生的联系方式。从指控的事实看,学生黄某代为跑腿的次数要多一些。

在黄某的证言中称:1983年至1987年,黄是甄朝党学生,师生关系比较好。2007年左右,黄到云南民族大学甄朝党的办公室,想请甄朝党介绍点事情做。甄朝党对黄说,他作为领导干部有点钱不好放,问黄有什么办法,是否愿意帮忙保管。黄答应了。2008年年初的一天,甄朝党让黄购买一张133号码的卡,并将号码告诉他。

之后,黄接到了云南某建筑公司项目经理杨某的,双方见面后,杨让人交给黄某100万元人民币。

2008年8月,甄朝党打给黄,说会有人联系他,让他去拿一下东西。随后不久,黄第二次接到杨某的,双方在北市区见面,将一个装有140万元的纸箱抬给了他。

前一页[1][2][3]下一页权钱交易项目 几乎涵盖新校区

依照指控,在呈贡新校区建设中,有10余个项目存在权钱交易,被告人均收取了好处费。这些项目几乎涵盖了该校新校区所有的项目工程。从指控的证据上,发现,这些送礼的人均是公司的高管。从公诉人出示的相关证据看,这数百万元的好处费均是来自于单位的公款。为了冲抵这些费用,他们采取了虚开劳务费,做假账等方式来弥补亏空的资金。

帮同事升迁 在厕所里收红包

被告人还被指控涉嫌帮助同校的3名同事升迁。

李某证言中称:2006年底,帮甄朝党妻子马某支付购买冰箱款1.7万元;2010年春节前,在呈贡一家饭店吃饭时,送给甄朝党1万元;2011年春节前,在云南民族大学呈贡新校区雨花校区的办公室送给甄朝党1万元,2011年10月,甄朝党过生日当天晚上,趁甄朝党方便时,在厕所里送给甄朝党8000元。

“你当上领导以后,别人总是要给你过生日。”被告人说,本来他不想过生日,但别人非要给他过。对于李的升迁,其称,是走正常程序,并没有破格提拔。

CD包里藏5万 塞进后备箱

2008年中秋节前,同事袁某将一个装有3万元人民币的信封放在一个茅台酒纸箱里(和几瓶茅台酒一起)送到康园小区门卫值班室,发短信告诉甄朝党“过节了,一点心意”,请他去取一下。2010年中秋节之前一个晚上,袁和甄朝党及其同事在北市区金康园小区附近的一家酒店吃饭,吃饭前,袁从甄朝党手中拿来车钥匙,将提前准备好的5万元人民币和几张CD碟片放在甄朝党的奥迪车后备箱里。2013年元旦前后,袁以给孩子压岁钱的名义,在甄朝党的车上送了2万元。依据指控,袁先后送了共计11万元。

事后,袁通过竞争上岗晋升。谈及这起事实,被告人说,他已想到袁会在CD碟片包装里放钱。在他的记忆里,中秋节的时候,对方竟把钱夹在了香烟里给他。突如其来的送礼,令他措手不及。

该校吴某,为了感谢甄朝党对其工作岗位调整的关照,在2008年至2011年之间的春节、中秋节或者甄朝党过生日时,几次送给甄朝党现金和礼品。少的有2000元一次的,多的有5000元一次的,每年中秋节、春节时他一般都送,有时过生日他也会送点礼品或者礼金,共计2.3万元。

控辩双方

公诉机关建议判其无期徒刑

公诉人认为,本案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被告人的行为构成了受贿罪。从2006年到2013年期间,被告人多次收受他人钱财,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工作人员的公务行为廉洁性。公诉机关建议判处被告人无期徒刑。

对于辩护律师为争取从轻,当庭向审判长递交的被告人这几年来的12份奖状和荣誉证书、科研论文等。公诉人认为,与本案指控事实无关。

辩护律师

拜节费为人之常情不应算受贿

辩护律师对于指控的罪名没有异议。在指控事实和罪名的关联上,律师认为,指控的金额中,一些是逢年过节收取的拜节费,他们认为这是人之常情,这些不应认定为受贿金额。

律师称,被告收钱确实不应该,但收钱不等于就是犯罪。没有证据证明,被告收了钱后,在项目上为这些公司谋取了那些利益。再者,他们还认为,这些工程上都没有发现任何质量问题。

量刑上,律师认为,案发后,被告主动和盘托出交代了全部事实,应当从轻处理。被告认为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过重,他请求从轻处理。

熊波 实习生赵伦、赵子龙前一页[1][2][3]

微商城单品怎么做
网站建设过程
小程序能做什么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