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败家特种兵 第660章 阴阳八卦图

2020年01月01日 栏目:历史

败家特种兵 第660章 阴阳八卦图此时,地狱塔第18层的死亡禁地内,除了夜帅和冰玉的脚步声,沉寂的没有一丝声响,就像世界末日,时间静止

败家特种兵 第660章 阴阳八卦图

此时,地狱塔第18层的死亡禁地内,除了夜帅和冰玉的脚步声,沉寂的没有一丝声响,就像世界末日,时间静止了一般,沉闷的可怕。

“夜、夜哥,已经走了快十个时辰,不能再走了!”冰玉拖着像灌了铅的双腿,气喘吁吁道。

夜帅同样喘着粗气,唇角已经干裂。

“小苏,喝点睡吧!”

夜帅递过来一瓶矿泉水,这已经是他们喝完的第二十瓶了。

这次出来,幸亏他让夏凌纹帮他买了很多吃的喝的,不过就算还有很多,可是如果找不到出去的办法,他们们最终还是被饿死在这里。

冰玉喝了一口后,有些沮丧道:“夜哥,我们会死在这里面吗?”

“不会!我一定会找到出去的路的!”夜帅望着远方的雾蒙蒙的天际,坚定道。

“可是夜哥,我们每半小时就走回到原点,这样恐怕一辈子也走不出去啊!”

冰玉终于要放弃了。她就算在佣兵训练营中,也没遇到这么难以走下去的路。

重复,是枯燥的。

可是没有任何希望的重复,不进枯燥,更是绝望的。

“小苏,现在除了走下去,目前没有别的方法。不过,还好到目前为止,我们在每次遇到大石头时留下的标记,都没有重复。”

夜帅也开了一瓶水,喝了一口。虽然水还有很多,但是在没有找到确定方法之前,保留更多的水,就能支撑他们活得更久。

“夜哥,可是每次遇到的都是同样的那块石头,我们这样走下去,恐怕没有累死,就已经给你渴死饿死了。”

“我这里还有水喝食物!”

“那能够我们多久的?”

“大概一个多月。”

“可是夜哥,一个月后,还是如此呢?”

“——”

夜帅沉默了。

可是眼下除了继续往前走还有别的方法吗?

夜帅其实已经想过无数方法,他请教皇帝老头,他的回答是:这里和他千年之前所见到的不一样,也不知道该如何破解;他请教小b,可是自从之前小b回答完夜帅问题,就在也没有出现过了,好像随着这沉寂的沙漠一起消失了一般;夜帅抓破脑皮,最后想到的方法,就是没有方法,除了期待这条路回道的原点,不是真的原点,那么他们还是有走出去的一天,否则,他和冰玉注定要死在这里了。

现在想想他们走进死亡禁地时,索星宗的人那一张张笑意盈盈的脸,他的手掌不禁握成了拳头。

冰玉见夜帅沉默,她轻轻躺在沙丘上。

“夜哥,我好困,我不想走了……”

“恩,困了你就睡会儿,我给你把风!”

“恩!夜哥,这里不会有什么人了,你也睡会,没准等歇过精神来,就会想到什么好主意了。”

“我还不困,你先睡吧!”

夜帅单手支头,像个睡罗汉的姿势,随性斜躺着。

此时夜帅视野也是斜的,和站着时看的景色不同。

“这景色好像在哪里见过?”

夜帅忽然感觉这场景好熟悉的感觉。

“夜哥,我们已经走了快二十个来回了,你当然见过,不熟悉才怪呢!”

“……好吧,可能是我想多了!”

夜帅虽然肯定这场景不是进到地狱塔才见到的,但是他实在是想不起在哪里看到的了,索性干脆不想了。

“恩,夜哥,你会唱歌吗?”此时,冰玉这样问道。

“这个,咳咳,我天生五音不全……”

“那我唱给你听。”

“好啊!”

随后,这空旷的沙漠中,飘荡起冰玉的歌声。

这首哥是夜帅喜欢的歌,名字叫《樱花草》,冰玉声音甜美,旋律悠扬,夜帅没想到她不仅琴弹的会唱的那么好听,他整个人都醉了。

……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本该骄热似火,圆日当空的的沙漠,此时却成了二人沉睡的沙床。

不知何时,冰玉的歌声已经停止,她双眼微合,渐入梦香。

夜帅虽然想清醒着,可是玄天大比连续战斗一天一夜,再加上在这里走了十多个小时,就算铁打的汉子也受不了了。很快,他也进入了睡梦。

睡梦中,他竟然又回到了踏蓝星上,他随薛雅和那个未婚妻公主进了都城,然后在赌玉大赛上,解出了三块神玉,一举成了踏蓝星上最强解玉高手。可是就在众人为他欢呼的时候,忽然他感觉到脑袋被人敲了一下。

“哎呦~”

一下子他从梦中惊醒。

“恩?冰玉呢?”

夜帅张开眼睛后,发现身边的冰玉竟然不见了。

他立刻爬起来,仔细查看了一下刚刚冰玉躺过的地方,可是一点痕迹都没有。

“冰玉~”

“冰玉~”

“你在哪~”

……

夜帅急了,可是他的声音就像泥沉大海一般,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冰玉到底去了哪里?

如果冰玉要离开的话,一定会告诉他的。

可是竟然没有任何预兆的就消失了,那只能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一切发生时,冰玉还在熟睡。

可是这个鬼空间,明明两只蚂蚁都没有,会是谁做的呢?

“冰玉~你在哪?能听到我说的声音吗?”

夜帅向前方边跑边喊,可惜依然无人回答。

“小子,我有种感觉,就是你的那个女朋友的气息已经消失在很远的地方了。”

就在这时,夜帅脑海中忽然响起始皇帝那老头的苍老声音。

“我说师傅,你也需要睡觉吗?为什么不帮我看着点冰玉呢?”

夜帅此时有些火大。

“喂,小子,我是你师傅,又不是你的门童,干嘛为你做门童的事。”

“好吧,反正我现在也出不去,如过你不想活的话,我大不了自毁神海,一起消亡得了。”

“哎呦喂,我的乖徒儿啊!你可别乱来。我虽然找不到你的女朋友,但是我能确定她还没有死。你还不赶紧想办法救她,和朕置什么气?”

“想办法,想办法…对…想办法……”

夜帅一屁股坐到沙漠上,渐渐冷静下来。

“冰玉,你到底是怎么消失的?”

夜帅坐在世上,望向空旷沙漠。

“咦,这场景?“

夜帅再次皱起眉头,他突然发现一个问题,就是这里的景色在站着、坐着、躺着看都不一样,特别是坐着的时候,这场景好熟、好熟悉……

忽然,他一拍脑袋。

“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

“——是八卦阴阳图!”

“对,就是是那副阴阳八卦图里的图案!”

江油市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预约挂号
兖矿鲁化医院预约挂号
大庆哪家牛皮癣医院治疗好
南昌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治疗癫痫病玉林哪家医院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