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拍卖委托亾萧富元唔也湜受害者

2019年03月08日 栏目:历史

■经吴冠中亲自认定该幅《池塘》是伪作(左图)吴冠中先生7月1日鉴定之前,我一直认为这幅画是真的,如果说苏敏罗是受害者,我也是受害者。刚刚

■经吴冠中亲自认定该幅《池塘》是伪作(左图)

吴冠中先生7月1日鉴定之前,我一直认为这幅画是真的,如果说苏敏罗是受害者,我也是受害者。刚刚从国外回到北京的《池塘》画作拍卖委托人索卡画廊老板萧富元昨天下午接受了的采访。

《池塘》由来:

从九达画廊花120万元买下

据萧先生称,《池塘》画作是他2005年9月从苏州一家叫做九达画廊的地方买来的,当时花了120万。九达画廊的老板张帆给我打来,说有一个新加坡的客人有一张吴冠中的画要卖,萧富元回忆道,我反应是吴冠中的画我私底下不买,我说除非有着录我才愿意去买这张画。

一段时间后张帆告诉萧富元这个卖画人有着录,还是早期的着录。八几年安徽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的目录,我想早期很少有人仿吴先生的东西,而且安徽人民美术出版社也是国家的机构,不可能造假,我就说好,他就拿来给我看,我看这张画很老,着录也很老,所以就相信了。所以当时以120万成交,我想我不会花120万买一张假画吧,我都有汇款凭据的。

进展:

是否取消交易交给法庭定夺

据萧富元称,瀚海李娅利小姐来画廊看画,告诉他吴冠中的画很好卖,所以就交给她拍卖。萧富元说,直到七八月前,李娅利给他打来说卖家觉得画有问题要退画,我让他拿出证据来。她告诉我说她卖不掉,有人说是假的,我就觉得很奇怪,我告诉她要给我拿来确凿的证据,我让她去查证,结果没有给我一个。今年4月份,瀚海的律师给我打说要处理这件事情,对方要求退还,我还是同样的疑问,有证据吗,还是没有证据。

在被问到此前吴冠中收藏家郭瑞藤曾经专门撰文鉴定了《池塘》系伪作,萧富元的回答是,郭瑞藤是谁,他是公证员吗,他有没有办法证明这是假的,他能够代表什么,他是收藏家,我也是收藏家,那我讲的是不是可以代表?

如果一直认为此画非假画,那么萧富元此前为什么同意要退120万元给苏敏罗呢?对此,萧富元的解释是,我从来没有说过要退给苏敏罗120万,李来问我如果这张画有问题,我们是不是把钱退给他,我说一定要有证据,我就没有同意。吴冠中先生亲自鉴定此画为伪作之后,萧富元是否愿意撤销这次买卖行为呢?取消交易不是由我来决定的,他不是跟我买的,他跟瀚海买的。我赞成吴冠中先生讲的假画必须追查,我也希望有关部门来调查这个事情,我愿意来配合,我不是造假者,我们依据《拍卖法》来处理这个事情,上了法院就在庭上调解,如果苏敏罗是一个受害者,相信我也是一个受害者。我为什么一定要法院来判断,这样我才有证据要求我的上家给我赔偿,我也需要证据。九达画廊:卖假人薛德光已经联系不上了苏州九达艺术画廊是以华人当代油画为主的画廊,张帆告诉当时一个新加坡的商人薛德光委托他们来卖这幅油画《池塘》,这幅画此前在浙江时代拍卖会上没有拍出去,我们就希望他们能提供着录和相关的材料来证明这幅画的真假,结果他确实给我们提供了这份着录,所以我就找到萧富元希望他能买这幅画,结果他确实买了这幅画。虽然萧富元先生认定了吴冠中鉴定之前他一直认为是真的,但是张帆却告诉,去年,萧先生就找过我很多次,说画可能有问题,希望能不能退画,我说可以退掉我们挣的钱,但是薛德光我们一直没有再联系上。

正版星力手游平台
广州废铝回收
舞蹈地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