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时尚

打工诗人许强让诗为漂泊的青春歌唱

2019年03月05日 栏目:时尚

打工诗人许强让诗为漂泊的青春歌唱使用百度搜索,输入打工诗人许强,会出现相关页约2820篇。许强,一个文学界耳熟能详的名字;一位为漂泊的青

打工诗人许强让诗为漂泊的青春歌唱

使用百度搜索,输入打工诗人许强,会出现相关页约2820篇。许强,一个文学界耳熟能详的名字;一位为漂泊的青春作证的诗人;本打工诗歌选集《中国打工诗歌精选》面世的主要功臣。这位渠县男子作为“打工诗”代表诗人之一,是怎样从初一名普普通通的打工者完成一次次地转变而成为耀眼的诗人的。通过一段时间的对话采访,记录下了许强的些许人生经历。

被抓 许强是西南财大的毕业生,学的是会计专业。1994年大学毕业后,热血沸腾的他想到南方闯荡,于是兜里揣着36元钱,就开始了他的打工生涯。 当年年底,坐了几天几夜的火车和汽车后,许强总算到达了他打工生涯的站——深圳万丰村。一下车,耳朵里听到的满是粤语,眼前车流如河、高楼林立。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许强的心里有一种道不出的滋味,脑子里一片空白。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到达深圳的天,他就莫名奇妙地被治安队抓了进去,这令他感到很不安,心想,自己初来乍到,到底犯了什么事?当他还没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时,他的表姐就拿着钱来赎人了。原来,在深圳一切外来人员都必须办理暂住证,若没有暂住证,就会被治安队抓住,送到宝安收容所,甚至可能会被转送去修路或开山采石,那时办个证一般要花300元钱。 在表姐的帮助下,许强找到了一个住处,月租30元。住处很简陋,就是在陈旧的楼板上铺张草席,楼板上住满了清一色的男同胞,30多平方米的屋子里一共住了24个人!一张草席大的地方,挂个蚊帐,就是一个人的世界。经过打听,许强才知道,和他同住的这些人中有正在厂里上班的,也有一直没找到工作而靠老婆养活闲耍的。这样的状况使许强不得不为自己能否顺利找到工作而忧心忡忡。 流浪 在外打工,住处有了着落就得立马找工作,尽管当地的厂子多,但是工作却很难找到。由于许多厂的操作工只要女的,许强的表姐很快就进了一家电子厂,而许强就只能试着在别的行当谋出路,可是不少单位负责人一听许强不会广东话,就直摇头了。许强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流浪生活就此拉开了帷幕。 此时,许强身上所带的30多块钱早就用完了,流浪时期的生活就只能靠表姐向别人借的5元、10元来维持。在这些艰苦的岁月里,许强每天只能吃两餐稀粥。1994年的大年夜是他一生也无法忘记的。晚上,许强用煤油炉熬稀粥,可煮到一半油没了,摸摸口袋身无分文,看着半生的米,他只得忍着饥饿。后来,一位好心的老乡给许强借了10元钱,他用10元钱请了另一个同病相怜的中年男子一起到小店吃了一盒快餐。许强没想到,这个年近四十的汉子,竟然在他面前掉下了眼泪。原来,这名男子想起了在家的两个孩子,想着两个孩子从小就离开了妈妈,怎么过这个大年夜。两个大男人捧着饭盒,相对无语。 翻开许强后来所作的诗作《流浪是一块永不愈合的伤口》,里面真实地记录了流浪在外的辛酸与无奈:“我拖着疲惫的影子/测量流浪的旅途究竟有多远/在子夜没有流过泪的人/不是真正的打工者。” 写诗 1995年的2月,许强终于进了当地一家小企业做文员,算算时间,他一共流浪了75天。工作来之不易,许强发誓一定要将这份工作干好。通过长期不懈的努力和额外的付出,他很快就升做人事工作了。而就在这短短的几个月里,许强亲眼看到几个一同进厂的朋友不是被劝退,就是被迫辞职。 “每当一个朋友离开的时候,我的心就总会隐隐作痛。”许强说。 一次在万丰附近的泳辉工业城,一群衣着褴褛的人托着脏碗向路人乞讨,许强一看便知是寻工没有着落的人,一种感慨在他心中久久萦绕不去。因为经历过梦魇般的流浪,他更能体会作为打工者内心的精神苦闷。“那孤独,那迷茫,那徘徊,那挣扎,那绝望……是任何一个没有经历过打工的人所无法体会和感受的。” “我的‘打工诗歌’就是在这样的环境和际遇中,在生活的挤压下从我的笔中发出的。”许强说出了他创作打工诗歌原始的诱因。 “打工诗歌,与命运抗争的一面旗帜!它是我或千千万万像我一样的打工人的血泪和内心精神世界的一种高呼。”许强如此评价。 一段时间以来,许强写下了许多诗歌,当时《诗刊》、《星星诗刊》、《绿风诗刊》、《中国诗人》等国内有名的期刊纷纷发表了他的诗作。在简陋的宿舍中,他用一支笔雕刻着中国南方打工者真实的形象。在平淡的生活中,写作打工诗歌成了他生活的乐趣和享受,这一切都为他以后走上打工诗歌之路奠定了基础。 以作品《铁·塑料厂》而获得人民文学奖散文奖的郑小琼在一篇评论中写道“许强的诗歌是沉重的、坚韧的、悲悯的,他的诗句充满了一种诘问式的人文关怀,他的诘问来源于他目睹的现实和他自身所处于的环境。” 诞生 2001年正月初三那天,大多数工友、同事都回老家去了,可是在惠州西湖畔出现了许强和知名打工诗人罗德远、徐非、任明友的身影,他们相约湖畔,谈诗歌谈人生谈共同经历过的打工生涯。“不如我们自己联合起来搞一份属于我们自己的诗报吧!”话语之间,徐非一语道破大家心中的愿望,并得到全体赞同。“诗报就叫《打工诗人》吧,因为它更直接地表明了我们鲜明的立场和身份,更容易团结和聚积像我们一样身份的打工诗人。”许强接着说。 经过反复挑选,诗报创刊号选用了17位打工诗人的作品。米有了,锅还不完备。在外企,打工制度非常严格,上班时间总是很紧张,许强抽空联系了一家电脑培训中心打字,每晚下班后,他就跑过去校对,然后联系印报。 2001年5月31日,《打工诗人》创刊号诞生了,期印刷了500份,500份载着打工者自己写的诗歌的报纸被传到四面八方。“《我们的宣言》里,充分表达了办报目的:打工诗人——一个特殊时代的歌者;打工诗——与命运抗争的一面旗帜;我们的心愿——用苦难的青春写下真实与梦想,为我们漂泊的青春作证!”许强说道,“我,以及我周围热爱诗歌的朋友们无法左右和改变这种历史,但我们能记录。记录一个时代呈现给我们的裂变与阵痛,它像珍珠一样放射着自己的光芒。” 成就 当然,《打工诗人》要维持下去,压力还是很大的。出第二期的时候,费用严重困难,许强等人想方设法拉赞助,实在没法就自己垫钱进去,终于,第二期、第三期……如期出版。珍贵的回报是,他们得到不少国内着名诗刊、诗人的鼓励和赞誉。 从期《打工诗人》开始,这份普通的诗报就在诗坛掀起了一场不小的波澜,一些着名评论家、诗人读到这份诗报后十分震动,他们没想到,一份纯粹的诗报,竟然诞生在求生与竞争激烈的沿海,而且出自一群异乡谋生的打工者之手!更令他们刮目相看的是,这些诗作的质量并不比一些知名诗人差!随后,《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诗林》、《北京文学》、《星星诗刊》、《华夏诗报》等用大量的篇幅转载了《打工诗人》的作品。《北京文学》破例选发了两个专版,《诗林》更是用大量版面选发了10位打工诗人的30首诗作。一至九期,《打工诗人》被转载率竟达到了近80%,印数则从初的500份增加到5000份。《人民》、《中国青年》、《南方都市报》、《四川农村》等对《打工诗人》进行了全面报道。这一切,都是许强与诗友们前进的动力。 目前,由许强、陈忠村、罗德远主编的部打工诗选《中国打工诗歌精选》,已于5月出版,该书厚达500页,收录了全国各地打工诗歌作者的作品,它将是一部时代性的珍贵文字史料。许强及他的朋友们认为,关注时代,关注底层人民的生存与命运,这样的艺术有血有肉、形象丰满,一定能在千百万人心中越传越远,成为一个时代的精神……

液压升降货梯
电子UV胶
陌陌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