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火影之木叶教师 第二五九章 始乱

2020年02月15日 栏目:健康

火影之木叶教师 第二五九章 始乱一个月后。“卡卡西变成熟了!”纲手拿着杯子站在落地窗前,一边喝着水,一边看着木叶热闹的街道。她现在

火影之木叶教师 第二五九章 始乱

一个月后。

“卡卡西变成熟了!”纲手拿着杯子站在落地窗前,一边喝着水,一边看着木叶热闹的街道。她现在有些理解老爷子为什么那么喜欢站在窗前了,透过这窗,看着下面开心幸福的人们,再多的付出也值得了。

“他本来就是个天才,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挖掘出他最大的潜能。”闪雷开心的笑着,不管卡卡西能不能成为火影,他有这样的成长,他这个当老师的已经很开心了。

“不过,我更加欣赏静。”纲手眼中露出赞赏的神色,道:“她的那双眼很毒,完全看穿卡卡西的缺点。”

“静的表现让我也有些意外,没有想到沉默的她竟然也是深藏不露啊!”闪雷也给静打出了高分。

“写轮眼?宇智波家族?”纲手低声念叨着,她又想起了以前宇智波家族的辉煌,可这一切,都已经不复存在了。就像被誉为最强战士一族的千手一族,不也是扛不住那样沉重的消耗吗?

说起来,自己已经跟家族断绝了联系二十多年,不知道家族经过这么多年的休养生息,恢复了一些没有。

“纲手大人”,静音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显得有些紧急。

闪雷看了纲手一眼,身影消失在房间中。

“进来”,纲手走回座位上坐好,放下杯子,随手翻看着面前的文件。

“纲手大人,砂忍传来消息,风之国大名失踪了。”静音的声音透着不安,从三战之后,五大国格局定型以来,第一次出现大名失踪事件。

“什么?”纲手按着桌子站了起来,“风之国大名由砂忍精英傀儡部队贴身保护,怎么可能失踪?”

“砂忍确实是这么说的,我想要不了多久,我们的情报人员也能够收到消息了。”静音相信砂忍村是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闪雷”,纲手知道他并没有离开,立即命令道:“立即通知卡卡西、静、阿斯玛三人来我的办公室。”

闪雷轻轻应了一声,身影都没露就已经离开了。

静和阿斯玛安排好学生赶到办公室时,卡卡西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纲手见人到齐,也就不再浪费时间了,道:“风之国大名失踪,你们此次的任务就是协助砂忍村找到大名。大名失踪是大事,风之国还没有对外公布此事,你们一定要注意严守秘密。另外,我们只是接受任务,千万不能干涩风之国的内政,有任何情报,请第一时间通知我。”

“是”,三人齐声答道。

“卡卡西留下

,静和阿斯玛先去准备一下。”纲手点了点,示意两人先离开。

“这还是我们的第一次合作了。”阿斯玛陪着静一起走出火影大楼,手习惯性的伸到兜里准备拿烟,可看到身边的静,又将手抽了回来。

静很敏锐地捕捉到阿斯玛的这个动作,淡淡答道:“还请阿斯玛老师多多指教。”

阿斯玛摸着下巴上的胡子,有些不自然的答道:“虽然没有见过你出手,但是我想寒宇教出来的学生一定不会差,你这声老师,我可承受不起,你还是直接叫我阿斯玛吧!”

“那怎么行,这样吧!我称呼您前辈总可以了吧!”静不明白阿斯玛那么豁达的一人今天怎么在这个称谓上跟她斤斤计较,但作为晚辈,起码的礼貌还是要遵守的,所以静也小小地退让了一步。

“啊?呃!”阿斯玛虽然不喜欢静在他的名字后面加上前辈两个字,但看静的样子,大概是很难让她改口了,只能无奈的接受。

“阿斯玛前辈如果想抽烟的话就抽吧!我不会介意的。”

静很是体谅的一句话,却是让阿斯玛更加的尴尬,连忙摇着手道:“我已经戒烟了。”说完这句,阿斯玛突然醒悟了过来,暗骂道:阿斯玛,你神经失常了吗?怎么会说自己戒烟了。晕,那自己以后抽烟不是要偷偷摸摸的了。

静看着阿斯玛失态的样子,有些好笑,“阿斯玛前辈不用担心,我是真的不介意。我还有事要先走了,半小时后我们在村门口见。”静不等阿斯玛辩解,很快消失在他的眼前。

“呵呵……”,阿斯玛脸上的尴尬很快化为了温柔的笑容,如果静在一定会惊讶,一向走沧桑颓废路线的阿斯玛,居然也会笑着这么的柔情,果然――人不可貌相啊!

“这次的任务并不简单,你们一定要小心。”纲手端坐在桌前,目光直视着卡卡西,道:“能够顺利找到大名自然好,如果找不到,你们还需要协助砂忍村尽快恢复风之国的稳定。”

卡卡西沉思着,纲手大人似乎并不看好他们能够找到风之国的大名,看来他们此行真正的任务应该维护风之国的稳定,但是,纲手大人似乎有忧虑,但是她到底忧虑的是什么?

“卡卡西,这次任务你们要注意安全,我不希望看到你们任何一个人出事,好了,你也去准备吧!”纲手挥了挥,这次事件也算是对卡卡西的一次考验,如果他能够处理得当,说明他是拥有掌握大局的能力。

五大国和五大忍者村相互依存,相互支援才有了如今的格局,所以五大国是根基,五大忍者村是支柱,一旦出事,则根基和支柱将不存,战乱再起,可以预见。

-----------------------------------------------------------------------------------

“这里风景不错”,红扶着桥栏,看着桥下的流水蜿蜒,河边樱花飞舞,很是高兴。

河马寒宇抱着女儿跟着后面,看着红那如同小女孩般天真烂漫的笑容有些呆了,再好的风景也没有这笑容来得迷人,与周围风景融合在一起的她,如同仙子一般。

寒宇忽然现,自己根本就不了解红,总以为像她温婉如水,却不知道她也有这么活泼可爱的一面,忍不住感叹道:“你要是永远都像现在这么开心快乐,该多好啊!”

红听到这话,笑得更加的开心了,其实像现在这样也不错,抛开木叶那纷繁的事务,忘记忍者的身份,忘记任务,忘记忍术,像一个普通的妇女,陪着自己的丈夫和女儿,一家人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四处游历。

她也希望像寒宇所说的那样,永远都这样的开心快乐,只是,她很清楚,这样的生活对她对寒宇来说,是那样的难得,这片刻的轻松快乐已经是偷来的,所以她装作没有听到丈夫的感叹,沉浸在这美好的风景中。

“真美啊!”寒宇走到她的身边,看着她的侧面,一语双关的赞道。

红被寒宇那柔情的目光看得很是不自在,将头扭向了一边,小声骂道:“无赖!”

“我就是无赖又怎么的,能够拥有你这样可人的妻子,还有夕虹这般可爱的女儿,我甘心做无赖。”寒宇的脸皮的厚度差不多跟他的忍术成正比,看着红害羞的模样,越得意了,“我就是无赖,也一定是天下最幸福的无赖,天下无赖都羡慕的无赖。”

红气恼地顿了顿脚,寒宇的声音太大,已经引起了桥下来往的行人的注目,让她有些无地自容,“多好的风景,都被你这无赖可破坏了。”红瞪了寒宇一眼,快步朝桥下走去。

“别走那么快嘛!女儿这么沉,我抱着她可追不上你了。”寒宇一点也没有因为自己当街耍无赖感到汗颜,一边小跑着,一边冲着红的背影大叫,越引起了路人的侧目。

寒宇越是这么喊,红的度越是加快了,她可不想被别人当成珍惜动物来围观了。

“安倍夫人,您回来了。”温泉旅社的老板娘热情地跟红打着招呼,看她只有一个人,有些奇怪的问道:“安倍先生没有跟您一起吗?”

“老板娘,我在后面了。”寒宇从后面拍了拍老板娘的肩膀道。

“安倍先生”,老板娘立即按住寒宇的手,风情万种的转身,四十来岁的女人,徐娘半老还在对着寒宇卖弄这风骚,道:“我介绍的地方还不错吧!那两处可都是我们这里出了名的去处,就连咱们土之国的出名的大导演廉一郎先生都赞不绝口。”

看着老板娘有拉着自己长谈的意思,寒宇额上终于冒出了几颗冷汗,越过老板娘那过于丰满的“娇躯”,寒宇可以清晰地感受到红眼中的腾腾杀气。

“啊!那里确实很美,今天我们游玩了一天,有些累了,不如晚些时候,我再向老板娘请教一下这里的典故。”寒宇费了不小的劲才抽出了自己的手。

“那好,那我们晚上见。”老板娘对着寒宇仓惶的背影,说出这么一句让人浮想联翩的话,“帅哥”。

寒宇脚下一软,差点摔了一跤:妈呀!我真是遇到极品了。

“啪”就在寒宇准备进房间的时候,红猛地拉上房门,不让寒宇进去,口中怒道:“你不是要和老板娘好好的了解一下风土人情吗?这么快回来干什么?”

唉呀!老婆大人吃醋了。

寒宇讪笑着,道:“有吗?你刚才看到了,不是我要向她了解,是她死缠着我非要说的。你看我这手,都被她那蛮力给捏肿了。”

“你去找老板娘看去,谁稀罕啊!”红想到刚才两人当着她的面都敢动手动脚的,就有些来气。

晕!寒宇顿时无语了,求救的看着女儿,道:“夕虹,老爹遇到麻烦了,你也帮帮忙劝劝你老妈,好不好。”

小丫头才五个月大,那里会说话,不过看到寒宇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圆圆地大眼睛眨了几下,粉嘟嘟的嘴巴望上一翘,然后,毫无症兆的大哭了起来。

“真是乖女儿,真是爹贴心的小棉袄啊!”女儿的配合让寒宇兴奋异常,小心翼翼地敲着门道:“红,女儿哭了,你快开门啊!”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