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追忆天眼之父南仁东为节省时间常泡面充饥湖

2019年01月30日 栏目:健康

追忆“天眼”之父南仁东:为节省时间常泡面充饥(图片来源于络)留声机今天是中国“天眼”竣工一周年的日子。已为“天眼”操劳二十多年的南仁

  追忆“天眼”之父南仁东:为节省时间常泡面充饥

  (图片来源于络)留声机今天是中国“天眼”竣工一周年的日子。

  已为“天眼”操劳二十多年的南仁东,却没等到这一天。

  9月15日深夜,这位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首席科学家、总工程师因病情恶化,静悄悄地离开了我们,享年72岁。

  “咱们也建什么也不干一个吧”没有南仁东,很难想象“天眼”会伫立于世。

  二十多年来,从FAST的选址、立项、可行性研究,到指导各项关键技术的研究以及模型试验,南仁东似乎为这只“天眼”着了魔,把余生精力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它。

  故事得从1993年讲起。

  那年,日本东京召开国际无线电科学联盟大会。

  科学家提出要建设下一代射电望远镜,为10年、20年后的射电天文学发展做打算。

  “咱们也建一个吧。

  ”国际上提出要建平方公里阵列望远镜,时任中国科学院北京天文台副台长的南仁东则和几位同仁一起提议,可根据我国国情,建造我们自己的大望远镜。

  从这么一句话开始,南仁东把自己与“天眼”牢牢绑在了一起。

  “这二十几年,南老师没干别的。

  ”南仁东的学生甘恒谦说,这些年,南仁东的努力程度常人难以想象。

  在国际上,用钢结构建造的射电望远镜,口径突破100米已经是工程的极限。

  想建更大口径的望远镜,就要选择一个又大又圆的坑,借助地势来实现。

  贵州的喀斯特地貌,坑洼无数,成了天然的候选目标。

  为了找到满意的地点,南仁东从几百张遥感地质图像里挑选出所有接近圆形的洼地,闷头钻进贵州的大山里。

  他要拄着竹竿翻山越岭,到现场去勘察,这个洼地合不合适

追忆天眼之父南仁东为节省时间常泡面充饥湖

,距离嘈杂的闹市有多远。

  “那几年南老师几乎踏遍了当地所有的洼地。<自己也是风景/p>

  ”甘常在梦里相聚恒谦说,南仁东爬的山路连那里的农民看了都摇头。

  那个时候,南仁东的体力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挑剔的南仁东终相中了圆的那个大坑——位于贵州平塘县的大窝凼。

  然后,他正式提出利用喀斯特地形建造大型射电望远镜的设想。

  为了推动工程立项,南仁东每次向相关部门汇报项目,都至少提前一个小时到达会场。

  他担心因为一丁点儿意外而迟到。

  那段时间,经常需要写个三五千字的项目介绍,要得很急。

  南仁东就和同事一起在办公室,逐字逐句斟酌,常常弄到凌晨。

  他怕稍有疏漏,影响项目的成败。

  对每个细节都了如指掌夜以继日的付出,让这个恢弘的望远镜工程在南仁东的头脑中逐渐成型。

  跟随南仁东做博士后的岳友岭回忆,本科时就听南仁东讲射电天文方法课。

  那是十几年前,FAST大部分技术的攻关开始取得突破。

  南仁东就在课堂上给学生们讲,FAST各个细节的具体情况,研究到了什么程度,离预期还有多远。

  2007年,FAST终于正式立项。

  南仁东更拼命了。

  这个巨大的工程需要攻克太多难关,南仁东常常无暇顾及自己的身体。

  为了节省时间,中午他总是随便吃点饼干、方便面完事。

  遇到特别有难度的事,南仁东会长时间沉默不语。

  FAST开始建造时,大家发现,南仁东总能很快找到问题的关键所在。

  “南老师对FAST是如此了解,从初讨论到每一个细节设计,所有关键技术他都了如指掌。

  ”岳友岭说。

  南仁东则偶尔会跟学生提起,他毕业于清华大学无线电专业,上学时还曾在机械制图比赛里拿过名。

  尽管清华大学

沧州利勃海尔加盟
阳台改造效果图
西宁组合烤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