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秃鹫领主第一百一十三章启程

2020年01月07日 栏目:旅游

秃鹫领主 第一百一十三章 启程“对不起,尤里安。”尽管卡洛斯心中百般的不情愿,但是还是被哥哥利安德尔强迫着对尤里安道歉道。这是

秃鹫领主 第一百一十三章 启程

“对不起,尤里安。”

尽管卡洛斯心中百般的不情愿,但是还是被哥哥利安德尔强迫着对尤里安道歉道。

这是清晨幕间发现的一幕,尤里安微微感到惊愕,但是心中还是不禁给利安德尔点赞,干的漂亮。

莫格家族现在是尤里安需要团结的对象,尽管卡洛斯出言不逊,但是尤里安不可能因为这种事情惩罚他,最多略施小戒。

虽然看卡洛斯那副憋屈的表情尤里安内心窃喜,但是他佯装做一副困扰的样子说道:“卡洛斯,你无须跟我道歉,我们是兄弟不是吗?尽管那晚的话你有些令我伤心,但是最为伤心的应该是克莉丝汀,因为你的妄言刺伤了她的自尊,所以我希望你对她道歉。”

卡洛斯诧异了看了尤里安一眼,然后干净利落的对克莉丝汀郑重的道歉道:“对不起,请原谅昨晚的无礼。”

卡洛斯之所以能如此爽快的向克莉丝汀道歉,是因为卡洛斯打心眼里都没有承认克莉丝汀作为一个贵族的独立性,依旧固执的认为克莉丝汀不过是尤里安的玩物罢了,所以这次道歉与其说是诚恳的承认自己的过错,不如说是一场无谓的表演般,这郑重其事里面没有包含一丝的真心。

尽管如此,在卡洛斯向克莉丝汀道歉时,克莉丝汀仍然不胜惶恐,克莉丝汀认为不同于自己荒诞、徒有其表的爵位,在她的眼里,作为斯洛尼亚伯爵的儿子卡洛斯是个货真价实的大贵族。

“卡洛斯,我的兄弟。”

在卡洛斯进行过道歉后,尤里安给了卡洛斯一个拥抱,卡洛斯也喜笑颜开,嘻嘻笑道,兄弟之间和睦如初,最起码表面上如此。

作为兄长的利安德尔也因为尤里安的热情而感到高兴,利安德尔是个本分的人,虽然他很尊重作为自己君主的尤里安,但是他同时也十分眷恋血脉上的亲情,利安德尔十分重视家族的团结。

“芙蕾雅呢?”尤里安问道。

“他?”利安德尔苦笑道,“昨日里感冒没有好就冒然参加宴会,现在冷风一吹就又病倒了。”

脆弱啊,你的名字叫做女人!

“这可真是令人难过,我等会儿去看看她吧。”

“这倒不必了,她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就是受了点风寒罢了,而且说什么害怕见病情传染给我们,就把屋子锁起来,真是太见外了。”

“这样啊,希望她早日康复吧。”

芙蕾雅,这巧舌如簧的女人将自己锁在屋内,一会儿嬉笑,一会儿忧郁,一会儿激动,一会儿沮丧,一会儿面红耳赤........

“真希望夜晚早点降临呢。”

芙蕾雅祈祷道,与了赶快与埃德加见面。

谁也没有看透芙蕾雅拙劣的谎言,唯有树梢上的寒鸦知晓一切。

春天的暖风已经吹走了冬季的严寒,道路上的积雪已经逐渐笑容,形成了一个个肮脏的水洼,看着水面映出自己的影子后,尤里安确信启程的时候到了。

“克莉丝汀,你要留下。”尤里安对着克莉丝汀说道!

不待克莉丝汀反应的时间,尤里安又对着府邸里召集过来的仆人们说道:“在我走后,克莉丝汀就是府邸里的女主人,你们不能违抗她的任何命令,否则待我回来后绝不轻饶。”

克莉丝汀十分的困惑,她已经自己与这个魔鬼已经难舍难分了,一辈子都将如胶似漆的纠缠在一起,原本以为尤里安必然会将自己带往帝都,哪怕或许是仅仅为了发泄**的需求,但是如今尤里安断然打破了克莉丝汀的猜测,而且要在自己走后让克莉丝汀担任伯爵府里的女主人。

“我走后,如果你有什么自己难以解决的事情就去找埃德加,他是个值得信赖的人。”尤里安语重心长的说道,仿佛离家前的丈夫事事叮嘱交待妻子一般。

克莉丝汀微微颔首,接受了尤里安的命令,倒不如说,这对她而言是个再好不过的结果了,尤里安走后,她就能时常返回乡下探望自己的父母了。

同样凯莱儿以及她的女儿洛丽塔,尤里安也决定让他们留在安土城,对于这个命令凯莱儿没有任何的不满,她生来就是个逆来顺受的女人,“我会等待大人您回来的。”

尤里安怜爱的抚摸着这名比他年长许多的女人,情不自禁的吻上了凯莱儿的芳唇,“你必须等待我回来,因为你属于我。”

在离别的前夜,尤里安在凯莱儿的身上留下了自己清晰的烙印,那一夜这个温柔似水的女人险些埋葬了尤里安的野心,因为尤里安凯莱儿身上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柔和安心,犹如圣母哺乳圣子般满怀柔性。

随行尤里安前往帝都的只有莫格兄弟,以及罗莎琳德和夏洛特,后者两人尤里安心想让她们也留在安土城的,只是执拗不过所以才带上他们。

至于芙蕾雅,对外声称生了病要留在安土城修养,所以难以一同前往这趟长途跋涉的旅行,对此尤里安深感“惋惜”,尤里安知道芙蕾雅已经被埃德加迷魂淫魄了,掉入了蛛在劫难逃了。

柯里昂那里的造船计划也已经按班就部的进行,已经没有尤里安需要关心和担忧的事情了。一切都按照尤里安的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是时候前往帝都了。

当太阳冉冉升起时,飘扬着雄鹰旗的马车缓缓驾驶离开了安土城,尤里安·迈卡维乘坐者马车离开了自己的封地,向伟大的帝国的中心前进。

面对着渐行渐远的车队,芙蕾雅站在城楼上挥手告别着,仿佛真的恋恋不舍。

当车队最终消逝在地平线时,芙蕾雅再也忍住不住内心的雀跃了,高兴的放声大笑。

帝都固然令人心生向往,但是帝都永远屹立在那里,千年不倒,随时都可以乘坐马车前往,但是一名真正的骑士可不多见,芙蕾雅不相信缘分,只想凭着自己的双手牢牢攥取。

“啦啦啦,夜晚啊,你什么前来迎接我,我皎洁的月之骑士。”芙蕾雅哼唱着莫名怪异的曲调,但是少女的心声是多么的高兴。

“埃德加大人,看您最近心情似乎很不错的样子呢。”马克斯

骑士说道。

“有吗?”埃德加收拢起了脸上的笑容,脸上有一些茫然。

“有的,任谁都瞧的出来。”马克斯信誓旦旦的说道。

“嗯,遇到了一个好女人。”

马克斯因为埃德加的话震惊不已,“是谁,能夺走我们安土城白马王子的芳心。”

埃德加摇了摇头,否认道:“我们只不过是普通的朋友而已,她是个颇为富有活力的普通少女。”

埃德加是个格外注重尊卑的人,在芙蕾雅知晓这一点后,害怕埃德加因为知晓自己的真实身份后不再亲近自己,于是就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只是说自己是个普通小贵族的女儿。

马克思对埃德加的话嗤之以鼻,喜悦的向周围宣布道:“号外,号外,据说安土城里走过的的地方母猪都能湿一片的埃德加,因为被不知从那里突然冒出的少女夺走芳心了。”

埃德加是个举止优雅的骑士,但是他的部下,确实一群粗鲁的战士,没有丝毫的骑士精神,他们的恋人只有自己腰间的利剑和胯下的战马。

在埃德加的部下知道这个消息后,立马开始起哄,兴奋的大声高叫,围堵在埃德加身边询问少女的身份。

任凭埃德加怎么解释,他的部下都不相信埃德加的话,埃德加苦笑的说道:

“她或许不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儿,但是确实最活泼、想象力最为丰富的那一个。”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崇明分院怎么样
北仑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治疗癫痫病的药物
云南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治疗白癜风医院西安哪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