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汽车

寻秦之龙御天下 第两百六十九章 齐相田单

2020年01月17日 栏目:汽车

寻秦之龙御天下 第两百六十九章 齐相田单天空中飘着细雨,临淄这座千年古都静静的坐落在那里。望着记忆中的城市,田步乐不禁感慨万千。

寻秦之龙御天下 第两百六十九章 齐相田单

天空中飘着细雨,临淄这座千年古都静静的坐落在那里。

望着记忆中的城市,田步乐不禁感慨万千。

船上的众多美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他穿上了一般侍从的褐衣,又刻意让身形矮上了少许。加上他又易过容,这样伪装起来,即使田单亲自见到,也难以认出来他。而在码头上田单等一众权贵,穿的无不是以鹿皮、貂皮等制成的皮裘,外加褐衣,不使兽毛外露,影响美观。

人重衣装,只是衣饰的转变,便使田步乐不起眼多了。

凤菲走过他的身边时,隐蔽的看了他一眼,才缓缓下船。

那是一种楚楚可怜,让人忍不住想要把她涌入怀中的眼神。

也许是凤菲对这趟临淄之旅已经没有了当初的信心,只有从他的身上才能获得一种安全感。

风菲和十二个歌姬是第一批下船的人,与欢迎者自有一番客套寒暄。

岸边这时有人高声道:“田相国到!”

田步乐不禁凝神望去,田单屡次害他,现在终于可以和他面对面的较量一番,想到这里他不禁有diǎn激动起来。想起善柔丰满胸肌上那道触目惊心的剑痕,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

岸上顿时安静了下来。

田步乐第一眼便瞥见田单。

这不但因他身后柱立着两名矮壮强横,面貌酷肖,一瞧便知是善柔提及过,叫刘中夏和刘中石这对兄弟;也不是因他一身白衣,在其他人的华衣美服比对下特别抢眼。而是因他的气度和容貌,均使人一见难忘。

这个几乎依靠一人之力拯救齐国于危难的千古名人确实有着不同凡响之处。

田单年在六十许间,身材颀瘦,鼻梁骨高起,有若鹰喙,可是因高起的两□配合得好,不但没有孤峰独耸的感觉,还予人一种丰隆迫人的气势。再加上浓眉下眼神藏而不露的锐利隼目,确是领袖一方的霸主人物。难怪他能由一个区区xiǎo城吏,攀上了天下最有权势人物之一的宝座。

他一身白衣,配上一头花白的头发,给人一种无比威严的气势。而从他龙行虎步的姿势就可以看出,他也是一个当世dǐng尖高手之一。

田步乐不禁想起找过的巨鹿候赵穆,赵穆虽是一国奸雄,但和田单想必,立时给比了下去,颇有大巫xiǎo巫之别。

田单颇有深意的看了眼田步乐,然后和凤菲攀谈起来。

田步乐不知道他看出来什么,不过从他的神态来看,绝不像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不过他也不敢这样在田单面前晃悠,登上凤菲之前给他准备的马车内。

过了片刻,房生也钻入马车内,看到田步乐望着街道两旁的建筑发愣,笑道:“沈兄为何对这里的建筑如何感兴趣?”

田步乐见是房生,道:“我xiǎo时候来过这里,已经很多年没有回到这里了。”

房生叹了口气,道:“自从当年那场战争,这里的一切毁掉了许多。唉,若非田单,临淄还不知道什么样子呢。”然后道:“我记得当年来这里游历的时候,田单率军收复临淄,当年的场面何其壮观。他当时真的是意气风发,英雄了得。然而刚才我很留意田单,这家伙除了凤菲外,像看不到其他人的样子。唉!他的样貌比上趟见时苍老很多了。”

听到房生的话,田步乐心中一阵茫然。説到底田单对这个国家有着再造之恩,然而事实上自己和他却站在了对立的一面。政治是残酷的,他只有击败了田单,才能掌控整个齐国,如此方可以阻止未来的秦始皇对天下的屠戮。

马车随大队开出,缓缓进城。

房生道:“大城共有八座城门,横贯东西的两条大街是东大街和西大街,纵贯南北的大道也有两条,就叫南大街和北大街,非常易记。”

田步乐望出窗外,暗忖终于来到临淄了,希望这次运气站到自己这边!

风雨中,行人不多,都是匆匆而过,对车队投以好奇的目光。

房生道:“东西向两条大道和南北向两条大道交又处。有xiǎo临淄之称,最是热闹繁荣,是来此者必游之地,今晚我带你去趁趁热闹吧!”

田步乐笑道:“我要准备好好休息一番,这一次坐船好不容易又踏上了陆地!”事实上他在头疼如何联系田横他们。

房生只好道:“那就过几天再带你游览这里吧!”

房生重回故地,心情兴奋,此刻更是兴致昂扬,充当起了田步乐的导游,指着沿途的大宅院道:“这些都是富民的宅第,院落数重,瓦dǐng白墙,单层院落,与街巷联排的普通民居,有很大的分别。”

田步乐留心观看,见到刻下行走的东大街,竟达两丈,可通行四辆马车,两边尽为店铺。

巷里则是次一级的道路,为居民的住宅地段,只供人行。

整个城市街衢整齐,入目多是高墙大宅,门面都非常讲究,不愧人国之都的气象。

忽然间,他有记忆重放的感觉。事实上他的前身留给他的记忆十分模糊,随着他越来越熟练的掌控这个身体,原本的很多记忆都开始消退了。代之的是他现在经历的种种。

房生指diǎn道:“xiǎo临淄店铺林立,你能想出来的卖买在此都应有尽有,该处的卜命师更是天下闻名。”

田步乐因“天下闻名“而想起自己的老师“稷下剑圣”曹秋道,不由问道:“稷下学宫在哪里?”

房生欣然道:“就在城西稷门外,是座令人叹为观止的宏伟建筑,到这里来讲学炫显学问的被尊为‘稷下先生‘,门徒则被称为‘稷下学士‘人数达数千之多。”

田步乐想起韩非説李斯目前正在稷下学宫,一定要找机会将这个人才拉过来。

田步乐低声道:“邹衍是否到了那里?”

房生皱眉道:“这个我就不太清楚。”

田步乐忽又想起善柔,若找到她就好了。

房生道:“能成稷下先生,都非同xiǎo可,其特杰出者均被奉为上大夫,可不治而论政,邹衍正是其中一人,我只要问问便可告诉你答案。“

天津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上海肿瘤医院具体地址
贵阳癫痫病治疗中心
上海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