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汽车

掌御万界 正文 正文_第六十八章——疯子之间的对决

2020年01月08日 栏目:汽车

掌御万界 正文 正文_第六十八章——疯子之间的对决月落日升,一夜时间转眼间过去了。祁继静修一夜,精气神都调整到了最佳状态。祁继早早

掌御万界 正文 正文_第六十八章——疯子之间的对决

月落日升,一夜时间转眼间过去了。祁继静修一夜,精气神都调整到了最佳状态。

祁继早早地来到了演武场,可却没想到演武场已经是人满为患了。因为昨天祁继与陆疯子之间的针锋相对,所有人都才想到了,今天将会有一场大战。

祁继来到演武场,众多弟子纷纷避让,同时笑脸相迎。

“祁师兄,我压了你能打败陆疯子。”

“祁师兄,加油!”

“祁师兄,必胜!”

祁继微笑点头,缓慢地走到了观战台前。而陆疯子则已经早早地来到,等待着祁继的到来了。同时还有冷樊,袁浪,云姑娘,这三人一样等在观战台前。祁继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和他们座下四大弟子相同的位置了。

袁浪看见祁继,顿时大声说道:“今天我可要快点结束战斗,尽快去给你们捧场。能在积分赛时,遇到这样的战斗,也是难得。”

陆疯子冷哼一声,“就怕你来不及赶过来,我与他的战斗就结束了。”

祁继冷笑,没想到陆疯子竟然如此张狂。于是,祁继出言讥讽道:“怎么,陆师兄这就想认输了吗?”

还不待陆疯子发飙,云姑娘便‘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好一张利嘴!”

祁继却微笑着说:“多谢云师姐夸奖。”

这时,火云宗主突然说话,“好了,今天的比赛开始。”

火云宗主话一出口,陆疯子顿时一飞冲天,落在了擂台上。祁继则不疾不徐,悠哉悠哉地朝着擂台走去。

祁继虽然表现平静,可是心里也在打鼓。陆疯子毕竟是先天六重巅峰,而且还是四大座下弟子之一,实力经验都是无可挑剔的。祁继进步速快,底牌也多,但是秘密也多,能使出来的也就那么几样。

等祁继上了擂台,陆疯子不满地说:“磨磨蹭蹭,要是怕了直接认输算了。”

祁继笑着说道:“我是怕袁师兄还没来得及赶过来,你便输了。”

裁判自然知道昨天发生的事儿,眼看着两人之间,这么重的火药味儿,便立马说道:“规则你们都知道,我也不多说废话,比赛现在开始。”

裁判话一说完,陆疯子便是一声大喝,直接祭出了他的巨斧,朝着祁继劈砍过来。

祁继不敢迟疑,立马使出紫电蛇形步。只见这一斧,几乎是贴着祁继的脸皮,砍了下去。

陆疯子见一招无功,立马调转斧刃,横劈过来,直奔祁继左肋,想将祁继劈成两段。

祁继当即纵身一跃,跳了起来。他脚尖轻点巨斧,直接跳到半空。同时祭出极光剑,直接朝着陆疯子面门刺来。

陆疯子立马收回巨斧,想要抵挡祁继的极光剑。可是极光剑突然剑势一变,霎时间,变成万千的刀光剑影,似有万柄利剑齐飞而来。

而这一招,正是《杀生剑术》第二式斩尽杀绝。一剑使出,化为万千剑影,虚中有实,实中有虚,让人无从抵挡。

陆疯子顿时暴喝一声,将巨斧轮转如飞,护住周身上下。

“叮叮当当。”

一阵清脆的响声过后,万千剑影消失不见,而陆疯子手持巨斧,竟然也毫发无伤。

陆疯子当即大笑道:“剑法是不错,可惜却伤不了我。”

祁继根本不理会陆疯子,直接暴喝一声,“我去你的吧!”

极光剑瞬间化为一道细线,再次朝着陆疯子冲了过去。这一招便是《杀生剑术》的生死一线,剑气化为细线,极难防守。

生死一线剑法诡异灵巧,而陆疯子的巨斧虽然威猛,却有失灵动。面对这样细小的生死一线,根本无力防备。

眼看着生死一线缠上了陆疯子,祁继几乎可以肯定,若是陆疯子再无后招,就会被生死一线切割成一堆肉块了。

可是当生死一线真正割在陆疯子身上时,祁继却感到了一股阻力。只见陆疯子身上爆发出一阵光芒,一只黑毛白纹的巨虎形象突然出现,将陆疯子周身紧紧守住。

祁继神色一紧,这家伙身上有防御灵器。

眼看着祁继的这一招无功而返,陆疯子嚣张大笑道:“我身上的兽皮可是白云黑虎炼制的灵器,想破开我的防御,你还是太嫩了。”

祁继看陆疯子不但攻势威猛,还有这等灵器护身,简直就像个刺猬一般。

祁继不禁感叹,面对陆疯子这样的高手,看来不得不使出几张底牌了。想到此处,祁继不在犹豫,立刻祭出了崩山锤。

原本巴掌大的崩山锤,迎风就长。顷刻间,便已经长到水缸大小,而此刻祁继一身真力,也消耗过半。如果这一锤不能直接灭了陆疯子,那等待祁继的将是一场苦战。

陆疯子眼看着祁继使出崩山锤,也是不甘示弱,立马将真力灌注于巨斧之中。此刻的陆疯子也很清楚,若是受不了这一锤,他将再无翻身之力了。

这时,擂台下,也是惊呼连连。陆疯子的防御灵器,已经够惊人了,而祁继拿出的崩山锤,则再次让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袁浪等人这时,已经结束了战斗,急忙赶了过来。正看到祁继举着水缸大的崩山锤,而陆疯子的巨斧上则散发着耀目的光芒。

袁浪当即大呼一声,“过瘾!还好赶得及看着一场大战,实在太爽了。”

云姑娘也是喂喂变色,低声说道:“陆疯子是陆氏子弟,有灵器并不奇怪。这祁继又是从哪儿得来的这灵器呢?”

袁浪顺嘴说道:“各人自有缘法,你我也不是世家子弟,不一样……”话说了一半,袁浪自觉失言,便把后半句咽了回去。

而冷樊则瞟了二人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擂台上,祁继运转真力,大喝一声,“去死吧!”随即,崩山锤高高落下,直击陆疯子。

陆疯子不甘示弱,举着光芒灿灿的巨斧,直接迎了上来,同时喊道:“老子和你拼了!”

“嘭!”

一声巨响骤然响起,震得众人耳膜生疼。就连擂台却承受不了如此澎湃的力量,硬是碎成了两半,中间则是个五六米大的深坑。

而祁继与陆疯子,则是分立两端,都是气喘吁吁,但却也毫发无伤,竟然没有分出胜负。

陆疯子真力雄浑,比祁继快一步恢复过来。他当即大喝一声,“痛快!再接我一斧子!”说着,竟然举着巨斧,直接朝着祁继劈砍过来。

祁继也是暴喝道:“谁拍谁!”随后,也是举着水缸大小的崩山锤,朝着陆疯子冲了过去。

两人几乎抛弃了先天修士的御器手段,直接是锤来斧往,竟然开始了肉搏战。

陆疯子仗着自己实力高于祁继,每一斧劈下来,都带着凌厉的风势。而祁继虽然境界实力不如陆疯子,但却有九转金身护体,也是力大无穷。更是将昨天偷学鲁元辰的锤法,应用在了其中,竟然也是斗得不落下风。

袁浪在擂台下看着,不禁撇嘴说道:“这哪是修士的战斗,分明就是两个疯子。”

云姑娘则悄然说道:“若是陆疯子跟我这样斗起来,我也未必敢如此硬接,这祁继果然不凡。”

冷樊听了这话,也是微微点头,不知他在盘算什么。

祁继就这样和陆疯子,你给我一锤,我劈你一斧,竟然从早上,一直打到了晚上。祁继的真力早已耗尽,全凭着九转金身的神魔之力,勉强支撑着。

陆疯子也是好不到哪儿去,他真力也即将耗尽。而且还没有祁继这样的神魔之力,几乎接近油尽灯枯的状态。

这时,火云宗主脚踏赤云,飞了过来。他屈指一弹,一道气劲冲来,直接分开二人。随后,他才说道:“这局算你二人平局,都回去吧。”

祁继听到这话,顿时松了一口气,一下跌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起来的力气了。而陆疯子则更是不堪,直接倒在地上昏厥了过去。

康县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邵阳市中心医院怎么样
河北癫痫病最好的专科医院
洛阳牛皮癣医院
雅安哪家牛皮癣医院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