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夜炎传说 第60章 醉红楼的血战!

2020年01月17日 栏目:故事

夜炎传说 第60章 醉红楼的血战!不仅如此,第五葬情更是认出……那是白医娘!天啊……竹竿底部,还牢牢钉着一块木牌,木牌上清

夜炎传说 第60章 醉红楼的血战!

不仅如此,第五葬情更是认出……

那是白医娘!

天啊……

竹竿底部,还牢牢钉着一块木牌,木牌上清清楚楚写着数行触目惊心的字:

【小五、你的老婆婆还没死!】

【想救她……来醉红楼!】

“畜……生!”

第五葬情眸子腥红的望着她,拳头握的“咔咔”作响,他没料到自己的失算,会牵扯白医娘遭逢如此惨无人道的酷刑。

七夜没有说话,只因他知道……

一切就要结束了!

面对着这群畜生,他没有耐性等到日后……

是的,这就是真正的人生!

茫茫红尘,充满无奈,一切皆不随人愿!

但、世人却不屑一顾,就算良心泯灭,也会醉生梦死,直至人去楼空,才会惊醒一直陪伴他们的……

唯有、那颗寂寞的心!

不过、白医娘要庆幸,只因会有两个良心未泯的少年,去见她最后一面……

深夜……

醉红楼内阴风呜咽,犹如阎罗殿……

媚娘、杨威一直在等他们!

如今、她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当媚娘正欲砍掉白医娘出去寻他们时,遽的,两道人影,冉冉踏进天罗地……

瞧这两道人影,早已缭绕着冰冷的气息,不说而知……

七夜、第五葬情!

杨威虽百般忐忑,但媚娘乍见他们,却目露血光,娇笑道:

“嘻嘻……你还真没死呀……命真硬哦!”

“不过、你们居然连帮手也不找……”

“真是……不怕死的家伙……”

第五葬情低沉着脸,狠狠瞪着媚娘,双目精光暴射的道:

“少废话……白医娘到底在哪?”

媚娘娇笑道:

“为了照顾她……人家累死了哦!”

“小哥哥们……把她抬上来……”

话音刚落,正有两名佣兵,协持着动弹不得的白医娘徐徐走来。

骤见白医娘,第五葬情不由脸色铁青,就连七夜心头也是一颤……

她,已经不能算是一个人!

白医娘不仅活生生被剥皮,此刻奄奄一息,昏昏沉沉,最可怖的是,白医娘的臂骨、腿骨、胸骨,竟悉数被捏碎……

她的舌头更被斩去一半,她全身犹如一团败絮,乍见第五葬情前来,她只能发出“咿呀”的声音,和悲痛欲绝的表情!

“混……蛋!”

惊见白医娘的骇人苦状,第五葬情的愤怒,如江河破堤一般,汹涌而出,浑身也在不住颤抖。

媚娘仅是娇笑道:

“哟……小哥哥生气啦……”

“人家……捏碎她的骨头,可累了哦!”

“不过、你俩还是乖乖束手就擒……”

“不然……我就宰了她……”

看着白医娘因自己的缘故遭此折磨、第五葬情的心,涌出一股深入骨髓的悲痛。

骤见第五葬情的撕心裂肺,媚娘得意道:

“没关系哦……若有至尊魔核,应该能救她、嘻嘻……”

媚娘正得意的说着,谁料、一直死寂的白医娘,霍然“咿呀”大叫起来,媚娘犹未回首看清,猝的、一大蓬血花朝她的嘴喷出……

血花,是白医娘喷出来的血花!

为了小五的危难,她竟咬断自己余下的半根舌头……

自杀!

骤见白医娘自尽,媚娘登时恼怒“彭”的一脚将她踢飞,喝道:

“老家伙……你没用了!”

变生不恻,第五葬情“唆”的一纵,一把抱住被媚娘抛出的白医娘,更同时催化炎气,为他医疗……

不过、太迟了……

她气若游丝,返魂乏术……

她逐渐僵硬的眼睛看着小五,充满担忧、焦急犹似有话要说,不过、即使她的舌头未断,她也无法说出……

她、已经死了。

显然,她是听完媚娘的话,不想成为小五的重担而咬舌自杀。

这一刻,第五葬情的脸上反常的平静,但见他将白医娘”死不瞑目”的眼睛一扫,她的眼睛登时合上,接着……

“嗡”的一声,浑身散出莹绿的炎气,不过、他的炎气不在温和,而是冷……

如坠冰窟的冷!

而后,第五葬情将白医娘缓缓的平放在地下,冷道:

“七夜……将杨威、刘媚娘交给我……”

“我要亲自动手,将他们彻底……”

“咬碎!”

“嚼烂!”

七夜没有说话,仅是轻轻点头。

没错,他不会阻碍第五葬情的尊严……

岂料,媚娘当场一懔,深知白医娘已死,第五葬情无任何顾忌,他誓会言出必行!不过、就算出手,她也要抢尽先机!

想至此、她的双掌不但凝聚着炽热的火焰,指尖更爆出“嗤嗤”的怪声,一时间、第五葬情感到愕然;然而,更令他骇异的事,发生了……

天!

她……修行的什么邪术?

赫听“嗤嗤”声源源不绝,猝然间、她的十根指头暴长一丈“唆”的一闪,跟着双足一蹬,她直奔第五葬情袭来……

“火之力……灭血火爪”

“霍”的一声!她斗的手腕急射而来,霍然间、已然一手反扣第五葬情,顺势一扯,“嘶”的将第五葬情凌空抛出……

接着……

媚娘的十指暴涨,一时间如十道火箭直向第五葬情的腹部洞穿而去……

骤见这幕,半空中的第五葬情遂然间,掌上的光辉化为一轮径阔五丈的光轮,喝道:

“木之力……天盖!”

“轰”的一声,五丈的木盖从天而降,直奔媚娘狠狠压下……

媚娘乃是五等炎师,但觉天盖蕴含着凶悍的力量,不仅避开自己的弱势,更以防带攻,当下不禁心惊,暗忖一声:

“这小子……好睿智!”

想至此,她霍然旋身火爪化为火拳,闪电般的连环击出。

“膨、膨……”几声巨响,火拳闪电般的击在天盖上。霎时间、两股强硕无匹的炎气碰撞,发出闷雷般的嘶鸣……

第五葬情当下借力,身形“唆”的反弹而出,凌空一旋。自知媚娘的邪术不能近战,当下,双臂一抖,莹绿的气息刀化千道寒影,喝道:

“木之力……寒木千刃”

“刃”字乍出,顿时寒光四起,刀势骤如惊涛骇浪般卷向媚娘,但、她不愧是身经百战的佣兵团长,火拳的千影也是应声急抖,哪怕刀势如潮,也难攻她火拳的气劲!

火石间、但见刀光霍霍,拳影幢幢,寒刃、拳影的碰撞嘶鸣。第五葬情连劈百刀始终徒劳无功,倏的,身影斜扑而出,“呼”的数十道寒刃,疾攻向媚娘的下盘。

媚娘见他攻向自己的下盘,冷哼一声:

“找死……”

当下双腿后撒,身影一侧,火拳竟转为火爪、闪电般的抓向第五葬情的右臂。

“噗!”一声脆响,第五葬情被他扣住右臂,他料不到媚娘的幻化如此疾速,火石间、身影向后仰去,顺势一脚踢向她的下颔。

媚娘见状一惊,当下松开手爪身影疾退……

七夜一旁,深深的松了口气,暗忖:

“媚娘的火息,正是第五葬情的克星,他若想胜,绝对不能久战……”

意念至此,不禁暗暗担忧。

二人激战之际、杨威始终冷眼旁观,但愿他们最好两败俱伤,他在一举绞杀七夜,坐收渔翁之利!

但、众佣兵不是这个想法……

只因,第五葬情是媚娘的手下败将,他们更不信媚娘会败给他,当下,唯有静静的看着媚娘如何收拾他!

不过……

他们真的错了!

“膨”的一声剧响,媚娘面门被第五葬情踢中,遂然间、一柄绿的寒刃顺势劈出,万急下,媚娘身影蹬蹬暴退数十步……

第五葬情目锐如刀,见状冷道:

“不过如此……蛇蝎婆娘!”

“去死……”

道完,百道寒刃凌空而去……

媚娘一闪,避去少数的寒刃后,脸色登时铁青,冷笑道:

“能伤我……会叫你如此骄傲吗?”

“去陪那个死老太婆吧!”

“火之力……灭血百刃!”

语音方歇,“忽”的一声,媚娘浑身爆出浑厚的炎气,爆喝:

“斩……”

火石间、百道火刃暗蓄强悍的气息,隔空爆发出“嚓、嚓……”一连串破风响,猝然间、将近在咫尺的寒刃粉碎,散作漫天木屑,眩人心目……

一时间、第五葬情的反噬,震的他体内五脏六腑翻涌,“彭……”的一声,趁着身影倒弹,第五葬情凌空一翻,百道绿的寒刃破空劈去……

七夜见状大惊,急道:

“久战必败……小心!”

闻言、第五葬情默不作声反而愈战愈狠,不等身影落地,右手反抖、催化出一柄数丈的长刃,火石间、一斩挥向正抵挡绿百刃的媚娘……

媚娘万万没想到、第五葬情的反应如此迅敏,内心大惊,厉喝:

“小子……送你下地狱!”

说着,双臂一抖、十指箕张,猝然间催化着炎气,“唆”的一纵,她不退反进,疾抓向第五葬情的刀身。

第五葬情,冷笑:

“来得好!”

不待媚娘抓住刀身,第五葬情的腿直奔媚娘咽喉踢去,媚娘内心大惊,万急下反跃而起,险险避过他的一斩……

二人的实力不分伯仲,转眼百招过去,胜负难分!

媚娘内心大怒,重爪闪电般的连绵击出。

鄂温克族自治旗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济南市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治疗宫颈炎医院
南昌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榆林妇科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