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这是个看脸的世界所以有个设计师教会了机器

2019年03月18日 栏目:故事

虎嗅注:虽然情人节是过去了,但找伴侣这种大事可不是像节日一样过了就算了的,海外有款名叫Tinder“看脸配对”app,用户看见喜欢的脸就赞一

虎嗅注:虽然情人节是过去了,但找伴侣这种大事可不是像节日一样过了就算了的,海外有款名叫Tinder“看脸配对”app,用户看见喜欢的脸就赞一下,不喜欢的就“X”一下,当你喜欢的人也恰巧喜欢你时,配对成功。数据显示,2014年底,Tinder上5000万用户平均每天使用约90分钟,产生10亿次照片展示和1400万次配对。可见,看脸的法则在找伴侣这事儿上是行得通的。但问题是,每天不停地“看脸”、“评价脸”,时间一长也有审美审丑疲劳。但现在有个机器与你有着相同的审脸趣味,你可以喝着咖啡,看着虎嗅,机器人就已在一边帮你选好有着你爱的脸的人。这事儿如今基本已经成了,话不多说我们看吧。

来自Medium,

这是个看脸的世界所以有个设计师教会了机器

原文题为《This Robot Is Better at Tinder Than You》,虎嗅编译。

如果人类的恋爱问题可以完全自动化,是否我们就能活得更加简单一些。至少你可以歇歇你的手指了(不用一遍遍地在约会软件上点击“喜欢”和“不喜欢”了)。

Saurabh Datta,这位目前就职于上海的设计师已经成功发明了代替人类玩儿Tinder的机器人。它可以从物理和心理上同时解放你,帮你看照片、审照片、做决定。这个机器人名叫“假想爱人(Conditional Lover)”,作为你找寻对象的代理人,它从你的人脸品味、选择倾向上全方位效仿你,以便帮你最初最佳选择。

“假想爱人”是一个由支架作为主体的小物件,支架上支撑着一个络摄像头,数个伺服电机(编者按:该电机可控制速度,位置精度非常准确,可以将电压信号转化为转矩和转速以驱动控制对象),两个触针模仿人类手指,会在智能上做最后执行。你可以这样认为,这个机器上的每个零件都在模仿你选择对象时所涉及的身体部位:相机是你的眼睛,触针是你的手指,算法就是你的大脑。

(只需一个廉价支架就可将相机与机器主体连接到一起)

(装配的摄像头可以如人眼一样观察上的图片)

(电子控制设备,有单片机和电池组成)

(两个触针模拟人类手指附加在伺服电机上)

这台机器所做的不是简单而随便地在上给你找个人就完了。Datta将它编程成为了一台可以对年龄、种族、人脸是否左右对称、是否在笑、是否戴了眼睛等信息都可以做出判断的机器人。当络摄像头读取一张图片时(该机器人的算法支持不同角度的人脸识别,这并不简单),人脸识别软件可以帮助机器做出选择。如果机器人喜欢一张图片,触针会在屏幕上向右滑动,反之,触针向左滑动。听起来,这貌似是个粗糙不走心的动作,其实这和人们用Tinder来速配情人时没啥不同。每个人都有一套自己的审美系数,达标了就“喜欢”一个,否则就无情地再见吧。

要说和Tinder的不同之处,还真有一个。Tinder有个Tinderbox,能够根据用户行为数据来学习用户的喜好,以此进一步优化推送图片,而Datta设计的机器人还并没有如此智能。“我是故意没有让它没有学习能力,仅仅是根据设定做出反应而已”,Datta解释道。“假想爱人”提供了一个角度,可以观察到人和机器对主观的吸引力判断的差异性。人类对于吸引力的判断(正如我们都知道的那样)是非常不理性的。一张拥有黄金比例的脸很有可能被“假想爱人”认定为是合格的美人,但却有可能因为该图中人的几个小细节的问题,最终被人类用户选择“X”掉。

当美被完全数字化之后,美就变成了一个毫无商量余地的指标数据,玩儿Tinder也会瞬间变成简单的机械操作。一切变成非黑即白,一套算法决定去留。所以当你已经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在一堆毫无帮助的约会app上之后,这至少是个还不赖的选择。换个角度思考一下:如果对面是个机器在判断你的美丑,你会有作何感受?

这位名为Saurabh Datta的设计师,还有很多类似像什么带着绘画白痴画画的发明,各种设计发明种类繁多,玩法复杂,感兴趣的可移步他的站。PS:从图片拍摄风格来看,貌似也是个很讲究美感的青年~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