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美食

武道封仙 第一百五十七章 送你轮回

2020年02月15日 栏目:美食

武道封仙 第一百五十七章 送你轮回顿时,灰色雾气居然膨胀一倍不止,而且其速度也是暴涨,只听“咻”的一声,它一下子就拉开了和炽热巨掌之间

武道封仙 第一百五十七章 送你轮回

顿时,灰色雾气居然膨胀一倍不止,而且其速度也是暴涨,只听“咻”的一声,它一下子就拉开了和炽热巨掌之间的距离,

于此同时,那股危险的气息越发的浓郁,使得疾驰中的封元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眼中闪过一丝思索,

就在此刻,溃逃中的庞大灰色雾气团猛地一收缩,而后再猛地一涨,一张庞大而又惨白的人脸突兀地涌现出來,带着一种失去理智的癫狂,而后向着后方呼啸而來的炽热巨掌猛扑而去,

炽热巨掌毕竟是它的克星,哪怕此刻的它已经壮大了一倍,速度也加快了许多,可是那股浓烈的威胁依旧紧跟其后,令它不安,故此,它才会想着将炽热巨掌轰碎,

“吼,”

惨白的人脸猛地张开了大嘴,嘶吼一声,只见一道音浪以肉眼可见的波纹状横切向炽热巨掌,

“呲啦,,”

虚空轰鸣,这道波纹太过犀利了,居然有一种要将虚空都割裂开來的趋势,

最终,两者轰然撞击在一起,

短短一息后,只听一道巨大的轰鸣声响起

,而后就见到那道波纹在虚空中寸寸崩断,

可就在那股波纹崩断的一瞬间,那惨白的大脸也轰然降临了,只见它张开了巨大的嘴,而后对着巨掌猛地一咬而下,仿佛要将对方生吞下去,

“哼,真当我不存在,”封元眼中杀机一闪,而后疾驰中的他在地面猛地一踏,顿时就化为一颗炮弹对着那惨白大脸爆射而去,

“流星飞坠,”

封元轻震黑袍,他袖口处就出现了一柄闪烁着淡青色光芒的长剑,

青光剑在空中激舞,无穷的剑光笼罩而下,封元整个人仿佛化为一颗流星,而后向着惨白大脸以更加快的速度爆轰而去,

“嘭,,”

惨白大脸还沒有将炽热巨掌给吞噬下去,就见封元所化的流星带着惊天的呼啸声轰然冲入它的大嘴中,

“啊,,”

无数惨嚎从惨白大脸内部传了出來,令人毛骨悚然,可即便如此,依旧难以掩饰它的溃败,

只见这张惨白大脸突兀暴涨数倍,仿佛要将整个通道都撑破,但是不过一息的时间,一道犀利的剑光从它的大嘴里面爆射而出,

最终,无穷的剑光刺穿了惨白大脸的防护,

“砰,”

在一道剧烈的轰鸣中,那张惨白大脸终于四分五裂,而后消散在虚空之中,

就在此刻,封元的烈火掌终于呼啸而过,一下子就将那些四分五裂的惨白大脸给焚为灰烬,

依稀间,封元在烈火掌横推的过程中,看到了一些人影,那些人影面色惨白带有死灰,但是诡异的是,那些人影在即将消散的那一刻,居然对封元露出一丝感激的笑容,

最终,那些从惨白大脸中冲出的人影全部消散在虚空之中,沒有留下丝毫存在过的痕迹,

“唉,”封元轻声一叹,看着烈火掌呼啸中追向灰色雾气,眼中闪过一丝明悟,他对于这灰色雾气的來历,大概能够猜测出一些了,

“这些都是由生人魂魄炼制而成的,难怪如此难杀,比之武者境一重的武修还要难缠的多,若非我这烈火掌对那灰色雾气有所压制,我能难以在短时间内就轰破惨白大脸,”封元自语道,眼中的思索之色更加浓郁,

最终,封元抬头看向通道深处,喃道:“看來这一次的洞府寻宝比想象中的复杂得多了,那张老祖的生死也是个问題,”

“不过,不管如何,都不能够让你逃走,”封元的眼神骤然一冷,淡漠道,

话音刚落,却见封元身上多了一道气流漩涡,此刻,封元终于决定将纳灵术再次施展出來,运用在随风身法上,使得他的速度爆增四成,

与此同时,封元对着烈火掌再次拍出一掌,这一次,这只手掌中央居然冒出了一团摇曳的火焰,

要知道,烈火掌乃是人级上品武学,想要将之修炼到小成很难,更别说将之修炼到大成,

哪怕张诚天资不弱,可依旧沒有将之修炼到大成,他只不过在小成中走了很远,但距离大成依旧有一条不可逾越的横沟,唯有借助秘法方能使之在短时间内达到大成,

但是封元仅仅花费了小半炷香的时间,就将烈火掌修炼至小成,使得手掌内出现火焰,

张诚花费一年时间所参悟出來的武学,居然有可能被人在一炷香时间内追赶上,这要是让他泉下有知,必然会气得连喷数口鲜血,

这一次烈火掌的声势比之前庞大了一倍不止,就连速度也暴涨了一倍,短短几息的时间,就追上了前一掌,

封元本以为这两掌会像当初张诚对决他时所施展的那样,两者融合在一起,而后爆发出更加庞大的威力,

令封元大跌眼镜的是,后一掌的威力太大了,居然直接将前一掌轰碎了,

此时,就连那灰色雾气就出现了诧异,使得它溃逃的速度有了削弱,

就在下一刻,那道带有火焰的烈火掌一下子就穿透其中,而后对着灰色雾气呼啸而去,

快,

真的太快了,

崩碎前一道烈火掌的那道带有火焰的烈火掌并沒有获得威力上的增加,但是其速度却再次爆增不少,而且那团火焰在风中呼啸却并沒有熄灭的趋势,

烈火掌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而后爆射向灰色雾气,

这一切的变化太快了,以至于灰色雾气还沒有來得及反应过來,就被速度大增的烈火掌一下子覆灭了,

“啊,,”

灰色雾气中传出无数惊恐般的嘶吼声,而后涌现出无数道人影仿佛要突破冥冥中的屏障,可是不论他们如何挣扎,最终都被烈火掌给覆灭,沒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隐隐的,封元在虚空中看到了许多正在消散的人影对着他微笑,并且露出感激之意,

他之所以拼命地想要覆灭灰色雾气,不仅仅是为了不让幕后人发现他的虚实,更是为了让那些被囚禁的魂魄得到解脱,

看着那些人影消散,封元沒由來得轻呼一口气,仿佛原本压在心中的巨石得到了释放,封元感觉整个人突兀地轻松了不少,

封元虽然杀伐果断,而且还曾轰碎过别人的丹田,但那是特例,若非王索石兄弟两人作出令封元怒发冲冠的事情,他是绝不会断人后路的,

可是,他也有他的原则,

当他看到那些用武修生魂所炼制而成的神秘雾气后,心中沒由來得一怒,不管是多么深刻的仇恨,杀人性命足以,但是这种炼制生魂的事情,就不仅仅是断人后路了,简直就是断人生生世世的后路,就连投胎都做不到,

封元很忌讳这种东西,他一发现灰色雾气的异常,就恨不得立刻将之覆灭,因为,他是穿越而來,他知道死亡的痛苦,如果有人将他的灵魂也囚禁起來,炼制出神秘雾气,那么他就沒有重生的机会了,

所以,只要封元力所能及,他一定会将这样的灰色雾气全部覆灭,送那些人去投胎,

“这些生魂,应该被送去投胎,”封元眼中闪过一丝厉芒,此刻的他面色阴沉,看向洞府深处的眼神充满了凌冽之意,

顿时,只见他纵身一跃,气流漩涡加持,使得他犹若一道闪电爆射向通道深处,

洞府深处,一片黑暗的空间内,之前那座巨大的雕像猛地睁开了眼,原本石灰色的瞳孔居然出现了一丝血色,就仿佛正常人的黑白眼珠上布满血丝一样,给人一种心惊的感觉,

只见这颗带有血色的石眼猛地一转,发出“咕噜”之声,

随着一圈转完后,眼珠上原本只有一丝血色,此刻却多了一丝,

“咕噜,,”

连续转动了几圈后,眼珠上涌现的血色已经增加到九丝,

“凝,”

雕像淡漠的声音适时响起,充满了冷酷与嗜血,

蓦地,那九丝血色凝聚为一滴血,而这滴血却成为石灰色眼珠内的瞳孔,鲜艳如血的瞳孔,

“此人的精血已经被我完全的吸收了,只要在吸收了他全身的骨骼精华,那么我的实力便会恢复一些,如此,我走出去的几率又增加了不少,”雕像嘴唇轻启,一股嗜血的味道顿时就弥漫整处空间,

就当他期待剩下的一小半灰色雾气将塌鼻子男子的骨骼精华也带回來之时,他肚内的那大团灰色雾气顿时一震翻滚,而后传來一阵凄惨的嘶吼声,

“啊,,”

同样的,那雕像仿佛和灰色雾气有异常紧密的联系,那雾气刚一传出凄惨的嘶吼声后,那雕像居然也猛烈地颤抖起來,而后浑身发出“咔嚓”之声,

“该死的,啊,”雕像怒啸,言语中夹杂着极大的怒意,“到底是谁,毁灭了它,到底是谁,”

雕像的声音带有一丝歇斯底里的癫狂,就仿佛谁将他身体的一部分崩碎了一般,

“咔嚓”之声并沒有断绝,反而不断地持续着,在这处异常空旷的空间内,显得极为刺耳,

此刻若有武修在此,必然能够看到雕像的左腿上出现了大量的裂缝,似乎要崩溃一般,而且这种崩溃居然有一种要扩散下去的趋势,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